泛华网滾动新闻

2012年11月12日星期一

泛华网档案:王沪宁的后两任妻子

相关报道:泛华网人物系列

王沪宁共结过三次婚,后两任妻子都是国际关系学学者。第一任妻子与政治和学术没有什么关系,与王沪宁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王沪宁虽然仕途亨通,但家庭生活却不美满。

第二任妻子是复旦大学教授周棋。她的父亲是国家安全部主管政治情报分析的副部级情报员,一直挂名在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名气。

王沪宁在师从陈其人时,认识了北京籍的同龄女生周琪,两人谈起了“富有哲学意味”的恋爱,直到毕业,双双留校任教。周琪此人说话很快,思维敏捷,是个聪明人,与王沪宁完全不对路,当年同在一系,说话传纸条。恋爱期间,王沪宁全神贯注于学术领域,只会和周琪躲在屋子里看书、做笔记、写论文,“唯一像谈恋爱的样子,是两个人在一起讨论某一个政治学方面的问题”。即使在准备结婚时,王沪宁仍然埋头书堆,对一切事情不闻不问。有一次周琪拜托王沪宁上街去采购一些结婚日用品,另外提出买一束鲜花增加浪漫气氛,不料等到傍晚,只见王沪宁满头大汗,抱着一大堆书气喘吁吁地回来,而周琪让他买的结婚用品,他早忘在脑后。

婚后,一切都很顺利,王沪宁和周琪说是夫妻不如说是同仁。两人为了学术事业而没要孩子。在1996年王沪宁到北京任职后一年,正式和周棋秘密协议离婚,这对双方都是解脱。

周琪

1952年11月生,北京市人,研究员。主要学术专长是国际关系、国际政治、政治制度、思潮和政党,现从事美国政治研究。1980年2月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1980年3至8月在《太原报》报社工作,1980年9月至1983年7月在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学习,获硕士学位,1986年11月至1988年1月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学习,1990年1月至1991年9月在美国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1994年5月至今在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工作。现任研究室副主任,英国研究会理事,上海欧洲学会理事。




主要代表作有:《当代西方社会结构——理论与现状》(独著)、《日益升温的美国反移民情绪》(论文)、《论西方国家的民主和效率的平衡》(论文)、《国际人权保障与美国人权外交》(独著)、《中国外交政策诠释》(独译)等。

个人履历

  1997年被评为研究员,1994年5月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调入美国研究所工作
  1991-1997年副教授,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西欧研究室主任(1994年调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工作)。
  1997年-今研究员。
  1992年被国家教委评为全国高校100名优秀副教授。
  
社会兼职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美关系研究中心资深专家
  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理事
  中国人权研究会常务理事
  中国国际金融学会理事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常务理事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能源研究中心常务理事
  内蒙古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兼职教授

受教育经历

  1977年1月-1980年1月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本科生
  1980年9月-1983年7月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硕士研究生
  1986年11月-1988年1月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波伦亚中心(意大利)学习
  2003年9月-2006年1月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2008年5月获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哲学博士学位

语言:

  中文:母语
  英文:听、说、读、写均流利

曾讲授课程

  中国外交(本科,英文)
  中国政治和政府制度(本科,英文)
  中国政治和经济改革(本科,英文)
  美国政府与政治(研究生)
  比较政治学理论(研究生)
  西欧经济与政治(研究生)
  战后西欧各国外交(研究生)
  国际政治概论(本科生)
  微观经济学(本科和研究生)
  宏观经济学(本科和研究生)

研究成果获奖情况:

  1.《人权与美国外交政策》,专著(独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获2006年中国社科院科研优秀成果二等奖。
  2.《美国的政治腐败与反腐败》,专著(第一作者,与袁征合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年版(全院第一部获得社科院科研项目后期资助并进入社科的专著,且获得最高级别的资助),34.8万字。
  3.《“美国例外论”与美国外交政策传统》,论文,载《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第6期,获2001年中国社科院优秀科研成果三等奖。
  4.《意识形态与美国外交政策》,载《专供信息》2006年3月,4500字。(专供中办)获2006年优秀决策信息对策研究类三等奖。
  5.美国前国防部长科恩谈美国外交政策及中美关系》(合写),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领导参阅》,2007年第13期,5000字。(专供中办)获2006年优秀决策信息对策研究类三等奖。

研究成果

  专著(共8部):
  1.《战后西方四大国外交――英、法、德、意,1945-1988》,主编兼主要作者,公安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课题),40万字,本人撰写其中17万字。
  2.《西方国家社会结构――理论与现状》,独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国家教委青年基金课题),30万字。
  3.《人权与外交》,主编,时事出版社2002年版,30万字。并撰写前言(第2-23页);《人权与外交中的理论争论》,(正文第3-44页,与前言页码不重复)。
  4.《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独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中国社科院重点科研项目),43.7万字。
  5.《意识形态与美国外交》,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8月版(中国社科院重大科研项目),46.1万字。并撰写导论(第1-33页);第二章美国例外论——美国外交政策的根源(第121-150页);第六章人权观念、理想主义与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第329-405页)。
  6.《国会与美国外交政策》,主编,上海社科出版社2006年11月版,30万字。并负责撰写《导论》(第1-12页);《国会与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第46-104页)。
  7.《美国的政治腐败与反腐败》,与另一作者合著,本人为第一作者,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年内出版(获得社科院科研项目最高级别后期资助,进入社会科学文库),34.8万字。
  8.《美国所青年论文集》,副主编,中国社科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23万字。

著作中的章节或文章(共8项):

  1.《全球化与中国的主权和人权概念》,载《全球化与文明的对话》,北京:三联出版社2003年版,1.5万字。
  2.《冷战后美国人权外交的演进》,王缉思主编:《高处不胜利寒――冷战后美国的全球战略和世界地位》第七章,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0年版,第210-246页,2.5万字。
  3.《中美对美国人权外交的不同看法及其根源》,载刘海平主编:《美国政治学手册精选》,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2.5万字。
  4.《英国政府制度》,徐宗士、曹霈霖主编《当代西方政府制度》第一章,上海:复旦大选出版社1992年版,6万字。
  5.《后冷战时期的美国人权政策》,载牛军主编:《走向21世纪的中美关系》,北京:东方出版社2000年版,1.5万字。
  6.《当代西方阶级与阶级结构理论述评》,载夏征农主编:《当代西方学术思潮论丛》,学林出版社1991年,1.5万字。
  7.《战后英国工党理论和政策的变化》,载《当代西方社会主义》,北京:展望出版社,1986年,1.2万字。
  8.《战后西方政治学简介》,载《现代国外社会科学手册》,江苏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0.6万字。

学术论文(共42篇):

  1.《认识共同利益是中美关系发展的关键——中美关系正常化30周年回顾》,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09年第4期。2万字
  2.《中美关系60年的回顾与思考》,载《中国对外关系:回顾与思考(1949-2009)》,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2.4万字
  3.《美国对日安全合作政策对中日关系的影响》,载《当代亚太》2009年第2期。2.2万字
  4.《奥巴马政府的气候变化政策动向》,载《国际经济评论》2009年第3-4期。0.8万字
  5.《和谐世界理念与中美关系》,载《国家级研究学部集刊》第一卷《构建和谐世界:理论与实践》,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0.8万字。
  6.《布什主义与美国新保守主义》,载《美国研究》2007年第2期。2万字
  7.《西方学者对腐败的理论研究》,载《美国研究》2005年第4期。1.5万字
  8.《美国的政治腐败与反腐败》,载《美国研究》2004年第3期。2万字
  9.“Conflicts over Human Right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S,”Human Rights Quarterly,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03. 约1.5万字。
  10.《人权――冷战后国际关系中的重要议题》,载《国际经济评论》,2002年第7-8期。0.8万字
  11.《“美国例外”论与美国外交政策传统》,载《中国社会科学》,2000年第6期。1.5万字
  12.“Different Views between Americans and Chinese on American Human Rights Policy,”China Studies,No.6,2000. 约2.5万字。
  13.《美国对国际人权条约政策的变化及其缘由》,载《美国研究》2000年第1期。1.8万字
  14.《中美对美国人权外交的不同看法及其根源》,载《太平洋学报》,1999年第1期。1.5万字
  15.《人权外交中的理论问题》,载《欧洲》,1999年第1期。2万字。
  16.《美国人权外交及其有关争论》,载《美国研究》,1998年第1期。1.5万字。
  17.《社会阶级研究中值得注意的新问题》,载《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1998年第1期。1万字
  18.《日益增长的美国反移民情绪》,载《美国研究》,1997年第1期。1万字
  19.《美国的上层阶级》,载《美国研究》,1996年第2期。1万字
  20.《冷战后的中美关系现状——共同利益与冲突》,载《美国研究》,1995年第4期。1万字
  21.《从1995年美国国内事件观察其今日政治》,载《太平洋学报》,1995年第2期。1.5万字
  22.《民主与效率之间的平衡――西方国家政治制度中的进退两难》,载《欧洲》,1995年第4期。1.5万字
  23.《美国对当代西方民主的重大贡献》,载《美国研究》,1994年第4期。1.5万字
  24.《战后英美特殊关系的演变》,载《美国研究》,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84年版。0.8万字
  25.《关于中间阶级的理论问题》,载《欧洲》,1994年第4期。0.8万字
  26.《当代西方国家工人阶级的构成及特点》,载《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1994年第4期。0.8万字
  27.《工人阶级的内部差异对其运动对影响》,载《国际工运》,1994年第3期。0.8万字
  28.《欧美国家对工业关系对干预》,载《欧洲》,1993年第3期。0.8万字
  29.《西方国家政府对工业关系的干预》,载《国际工运》1993年第8期。1万字
  30.《联邦德国的重新统一政策》,载《西欧研究》,1990年第4期。1万字
  31.《“管理革命”论分析》,载《上海社会科学》,1990年第4期。0.6万字
  32.《意大利的世俗化与政治变迁》,载《世界经济与政治》,1990年第4期。0.8万字
  33.《萨尔托里的政党制分类方法》,载《国外政治科学》,1989年第4期。0.8万字
  34.《法国政府的总统地位》,载《西欧研究》,1988年第5期。0.6万字
  35.《英国政府体制中权力结构变化对趋向》,载《西欧研究》,1987年第2期。0.8万字
  36.《战后美国保守主义思潮分析》,载《政治学研究》,1987年第4期。0.8万字
  37.《凯恩斯主义对英国工党“社会民主主义”的冲击》,载《西欧研究》1985年第4期。0.8万字
  38.《社会民主主义和欧洲共产主义的理论比较》,载《政治学研究》,1985年第3期。0.8万字
  39.《从马克思主义看爱尔兰民族主义问题》,载《世界民族研究》,1985年第2期。0.8万字
  40.《国家在经济上的双重作用》,载《上海社会科学》,1984年第4期,0.5万字。
  41.《社会民主主义对英国工党国有化政策的影响》,载《世界经济文汇》,1984年第4期。0.6万字
  42.《冷战时期的美国对外经济援助》,载《复旦美国研究》,2009年第2期。2万字

社科院《要报》类文章(共15篇):

  1.《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兰普顿谈美中关系的前景和美中首脑会谈可能取得对成果》,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信息专报》,第88期,1997年10月19日。4000字
  2.《日本众议员远滕乙彦谈对中日两国合作、安全保障和“中国威胁论“对看法》,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信息专报》,第33期,1998年4月16日。4000字
  3.《意识形态与美国外交政策》,载《专供信息》2006年3月。4500字
  4.《美国的亚太战略及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载《领导参阅》,2006年第20期。4500字
  5.《当前美国对朝核问题的立场动向》,载《院信息专报》,2006年6月27日。4500字
  6.《亚太地区的中、日、美关系》,载《院信息专报》,2006年11月。3000字
  7.《美国近年来对政治骚乱的处理》(与何兴强合写),载《要报》2008年5月,4000字。
  8.《美国前国防部长科恩谈美国外交政策及中美关系》(合写),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领导参阅》,2007年第13期。5000字
  9.《西方关于政治腐败的理论》,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专题研究报告之十一,2007年9月。7600字。
  10.《美国行政部门腐败案例》,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专题报告之十六,2007年10月。32000字被《中国经贸导报》2007年第23期转载。
  11.《美国国会腐败案例》,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专题报告之十六,2007年10月。20000字被《中国经贸导报》2007年第24期转载
  12.《影响未来世界力量对比的若干因素》,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2007年12月。8000字
  13.《前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谢淑丽谈与中国有关的四个问题》,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信息专报》,2009年6月25日。3000字
  14.《美国朝鲜问题代表团谈朝核和其他问题》,载《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信息专报》,2009年2月。4000字
  15.交社科院纪检组《关于美国反腐败机制的报告》。6万字

译著(共8本):

  1.弗朗西斯•福山:《美国处在十字路口》(独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16万字。
  2.萨缪尔•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主译),北京:新华出版社1998年版,翻译其中5.8万字,全书统稿。
  3.赵全胜:《对中国外交政策的诠释――宏-微观方法的关联》(独译),台北:越旦出版1999年版,20万字。
  4. W.F.汉里德、G.P.奥顿:《西德、法国和英国的外交政策》(合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年,其中4万字。
  5.格林斯坦、波尔斯比编:《美国政治学手册精选》(合译),北京:商务出版社1996年版,其中10万字。
  6.卡尔•曼海姆:《意识形态与乌托邦》(合译),商务出版社2000年版,校对全书。威廉•帕.克拉默:《理念与公正》(合译),东方出版社1996年版,2万字。
  7.《布莱克维尔百科全书•政治学卷》(合译),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5万字。
  8. 詹姆斯•A.古尔德、文森特•V.瑟斯比:《现代政治思想》(合译),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其中4.1万字。

译文(共12篇):

  1. 傅利民(Charles Freeman):《对中美关系的展望》,载《美国研究》2009年第1期。(与李枏合译)。6000字
  2.《萨谬尔•亨廷顿9•11之后谈文明的冲突》:哈佛燕京学社主编:《全球化与文明对话》,江苏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115-125页,8000字
  3.弗朗西斯•福山《布什主义影响下的美国外交政策》,载《美国研究》2008年第1期,5000字
  4.彼得•海斯•格里斯等:《政治取向与美国对华政策》(合译),载《美国研究》2008年第3期。2万字
  5.《计算机模拟与联合国投票预测》,载《国外政治学》,1986年第4期。8000字
  6.《政治心理学的研究对象及发展》,载《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译丛》,1984年第9期。3000字
  7.《西方哲学中的人道主义》,载《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译丛》,1983年第5期。6000字
  8.《异化对未来》,载《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译丛》,1983年第9期。6000字
  9.《“大陆”哲学中的人道主义》,载《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译丛》,1983年第9期。3000字
  10.《充分利用我们的文化遗产》,载《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译丛》,1983年第7期。6000字
  11.《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对理论和实践》,载《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译丛》,1984年第4期。6000字
  12.《对外政策行为对心理学基础》,载《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译丛》,1984年第12期。6000字
  13.《时间的哲学概念》,载《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译丛》,1985年第6期。6000字

其他作品

  在其他各类杂志上发表了100多篇书评、专栏文章、时评及考察报告等各类文章,以下为部分。
  《希拉里访华谈“绿色”奠定战略关系新基础》,载《法制日报》,2009年2月20日,第9页。
  《美国贸易政策将发生变化吗?》,载《国际贸易论坛》,2009年春季号,第41-44页。
  《危机正在改变美国的经济地理》,载《第一财经日报》,2009年5月6日,第A13页。
  《中国外交改变了中国的国际形象》,载《外交评论》,2009年第期,第13-17页。5000字
  《亨廷顿与福山的分歧:文化与国际政治研究》,载《中国社会科学报》2009年8月13日。5000字
  《中美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面临历史新机遇》,载《中国石油经济》,2009年第7期。3500字
  《萨缪尔•亨廷顿的去世》,载《财经》杂志,2009年1月25日。2000字
  “New Approach Expected to Benefit Everybody,” China Daily, May11-17,2009, p.2.
  《气候变化奥巴马要玩儿真的》,载《环球时报》,2009年4月20日。3000字。
  《新泽西敲响警钟》,载《人民日报》2009年8月6日13版。2000字。
  《危机正在改变美国的经济地理》,载《第一财经日报》,2009年5月6日。3500字
  《奥巴马的能源政策》,载《第一财经日报》,2009年6月23日,第A13页。3500字
  《从历史中概括中的新观点——评美国革命的激进主义》,(书评)载《美国研究》1998年第3期,6000字。
  《观察美国中期选举有感》,载《世界知识》1995年第1期,4500字。
  《“拯救加州”还是“毁灭加州”――围绕美国加州187法案展开对争论》,载《世界知识》1995年第3期,3500字。
  《冷战后的中美关系现状――共同利益与争执》,载《东方》1995年第6期,8000字。
  《移民与反移民:当今世界新的冲突热点》,载《东方》1996年第1期,8000字。
  《美国移民:老话题,新争论》,载《世界知识》1996年第22期(11月16日),4500字。
  《中美关系走势预测》,载《大地》1997年第3期,6000字。
  “China and the Global Powers,”China Currents, Volume 8 Number 1, January-March 1997 (A Philippine Quarterly on China Concerns).
  《走向21世纪对中美关系》,载《中外管理导报》1997年第3期,4500字。
  《王侯将相宁有“种”――美国的家族现象》,载《世界知识》1998年第5期(3月1日),4500字。
  《两代布什有多像?》,载《中国新闻周刊》2001年第1期,4500字。
  《里根的政治遗产》,载《中国新闻周刊》,2004年21期(6月14日),4500字。
  《布什第二任期能否带来美国保护主义新政》,载《中国新闻周刊》2005年5期(1月31日),4500字。
  《福山对“布什主义”及其“新保守主义”理念的抨击》,载《院报》2006年3月,3500字。
  《意识形态与美国的外交政策》,载《中国社科院院报》,2006年8月22日,3500字。
  《西方政治腐败理论提供的一些启示》,载《民主与科学》杂志2006年2期,5500字。
  《“新保”衰落,“布什主义”落困》,载《世界知识》,2007年第2期(1月16日),5500字。
  《全球化下的中美关系》,载《观察与思考》,2007年第10期,2200字。
  《美国贸易政策中的政治》,载《世界知识》2008年第17期,4500字。
  《美国经济的近期演变》,载《华夏时报》,2008年5月17-23日,4000字。
  《美国新总统的外交及对华政策展望》,载《中国评论》,2008年12月号,6000字。
  《美国的对日政策及其对中日关系的影响》,载中共中央党校《学习与思考》,2008年第12期,5000字。
  《中国人为什么对主权如此敏感》,载《中国新闻周刊》2004年40期(11月1日)。
  《亨廷顿VS福山,民主化是否是西方化》,载《中国新闻周刊》2005年15期(4月25日)。
  《从美国的历史来解读“先发制人”》,载《中国新闻周刊》2005年26期(7月18日)。
  《布什坚持单边主义的背后信念》,载《中国新闻周刊》2005年29期(8月8日)。
  《美国会放弃意识形态的斗争吗?》,载《中国新闻周刊》2005年36期(9月26日)。
  《如何解读美国“矛盾”的对华政策》,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1期(1月2日)。
  《美国外交的内部制衡》,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第10期(3月20日)。
  《福山对“布什主义”的深刻反思》,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13期(4月10日)。
  《美国人怎样反腐败》,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17期(5月15日)。
  《从解决“利益冲突”着手反腐败》,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20期(6月5日)。
  《美向朝、伊兜售“利比亚模式”》,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22期(6月19日)。
  《美学者研究中国的方法正在改变》,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26期(7月17日)。
  《美国的困惑:对外援助有效吗?》,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31期(8月21日)。
  《美国军援的与时俱进》,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34期(9月11日)。
  《美国在黎以战争中得到了什么?》,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35期(9月18日)。
  《美国的“公民宗教”与自由精神》,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37期(10月18日)。
  《中期选举后布什还能做什么》,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40期(11月16日)。
  《美国内外政策重大变化在所难免》,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43期(11月20日)。
  《走向衰落的新保守主义》,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47期(12月18日)。
  《正被能源改变的世界格局》,载《中国新闻周刊》2007年10期(3月26日)。
  《美学界精英提出美国新战略》,载《中国新闻周刊》2007年12期(4月9日)。
  《中国改变国际形象从亚洲金融危机开始》,载《中国新闻周刊》2007年19期(6月20日)。
  《中国负责任大国之路》,载《中国新闻周刊》2007年39期(10月29日)。
  《美国“失算”伊朗问题》,载《中国新闻周刊》2007年27期(7月30日)。
  《哈佛草坪的与人为本》,载《中国新闻周刊》2008年第3期(1月21日)。
  《中国为什么要负起国际责任》,载《中国新闻周刊》2008年第12期(4月7日)。
  《美国人情愿为民主付出的代价》,载《中国新闻周刊》2008年24期(6月26日)。
  《未来美国外交政策的变与不变》,载《中国新闻周刊》2008年43期(11月24日)。
  《奥巴马气候变化政策的含义》,载《中国新闻周刊》2009年第4期(2月9日)。
  《美国将重提人权外交》,载《中国新闻周刊》2009年第8期(3月9日)。
  《住房与幸福指数》,载《中国新闻周刊》2009年18期。
  《美国高校如何防止抄袭》,载《中国新闻周刊》2009年25期。
  《金融危机殃及民主》,载《中国新闻周刊》,2009年32期。
  (以上《中国新闻周刊》专栏文章均为2000字)
  《萨缪尔•亨廷顿的去世》,载《财经》,2009年1月25日,2000字
  《中美和解30周年看中美关系》,载《财经》,2002年第4期,6000字。
  《美国大选结果不会改变对华“接触”战略》,载《财经》,2000年11月号,3500字。
  《大选僵局会改变美国吗?》,载《财经》,2001年12月号,4500字。
  《2004年美国大选的进程》,载《财经》,2004年11月,6000字。
  《第二次海湾战争带来什么?》,载《财经》,2003年第7期,8000字。
  《9•11惊变世界新秩序》,载《财经》第45期,2001年10月20日,8000字。
  《美国:新敌人和新世界观》,载《财经》第46期,2001年10月号,8000字。
  《战争!然后呢?》,载《财经》第47期,2001年11月5日,8000字。
  《俄罗斯对西方的新接近》,载《财经》第48期,2001年25日,8000字。
  《阿富汗战争还没有结束》,载《财经》第49期,2001年12月5日,8000字。
  《商业利益奏响修复关系主旋――析美国大选后中美经贸关系的影响因素》,载《中国经营报》,1996年12月10日,4500字。
  《前景看好,矛盾犹在――谈美国大选后的中美经贸关系》,载《福建日报》,1997年1月22日,3000字。
  《一场势均力敌对较量――英国大选竞争激烈、胜负难料》,载《解放日报》1992年4月8日,3000字。
  《英国大选程序及政府组成》,载《解放日报》1992年4月8日,1500字。
  《布什当政后对美中关系》,载《香港大公报》2000年1月18日,3500字。
  《美国的选举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载《晨报》2000年11月28日,6000字。
  《从美舆论主流变化看中美关系》,载《解放军报》1998年6月24日,3000字。
  《1994年美国中期选举巡视》,载《美国研究》,1995年第2期,0.8万字。
  《西欧人对文明》,载《工人日报》,1989年7月19日,2000字。
  《共产主义在意大利的吸引力》,载《工人日报》,1989年3月22日,2000字。
  《柏林墙两边》,载《工人日报》,1989年4月15日,2000字。
  《钟表王国对瑞士人――严谨、守时、讲求效率》,载《世界经济导报》,1989年3月13日,2000字。
  《世俗化与非世俗化,意大利与波兰对对比》(上),载《世界经济导报》1988年6月20日,2000字。
  《在西方国家意大利衰落的宗教文化为何在社会主义波兰延续下来?――世俗化与非世俗化》(下),《世界经济导报》,1988年6月27日,2000字。
  《中国移民在西欧的形象》,载《世界经济导报》,1988年11月28日,2000字。
  《现代意大利民族特性的启示》,载《世界经济导报》,1988年8月29日,2000字。
  《欧洲人的欧洲意识与民族感》,载《世界经济导报》,1988年7月18日,2000字。
  目前主持的研究课题:
  《中美对外决策比较》,福特基金会项目,已完成一半初稿。
  《美国的能源政策及其全球战略》,中国社科院重大科研项目,进行中。
  《美国的对外援助政策》,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国家教育部重点科研基地项目,进行中。

周琪成果统计:

  独著、合著或主编:8部;
  学术论文:42篇;
  中国社会科学院要报类文章:15篇;
  译著(独译或合译):9部;
  译文:13篇。
  学术成果共600万字以上
  另有书评、时评、专栏文章等100多篇

-----------------------------------------------------

第二任妻子是在复旦大学的学生,小他十二岁的湖南女孩肖佳灵。并且于1998年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结婚。他们结婚如此秘密,圈内人开玩笑说:只有江泽民知道他秘密结婚。

这个玩笑有背景,因为王沪宁秘密结婚的妻子萧女士是复旦大学外交关系博士,也相当有成绩,王沪宁已经把她介绍给江泽民,江泽民有些关于美国的事情都有和肖博士探讨。这里可以说无巧不成书,不知道是王沪宁是彻底得罪了国家安全部,还是李鹏人马有意整他,王沪宁结婚的消息也是出口转内销才搞到都知道。

话说1998年王沪宁和肖佳灵结婚后仍然一人上海一人北京两地分居。1998年底肖佳灵前往日本东京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原定一年。可是八个月不到,肖却匆匆返回。原来,肖佳灵到日本后一开始就受到日本情报部门的注意,这种“关怀”又被北京国家安全部获悉,国家安全部高层当时并不知道萧王的关系。经过查背景知道后,大为紧张,立即要求肖提前结束博士后研究。据说直到现在国家安全部仍然没有查出日本情报部门如何获得王肖关系的情报。这件事情当时台湾也并不清楚,据说国家安全部专家通过这件事情认识到日本情报部门对华工作的深度,比台湾有过之而无不及。

肖佳灵

1966年4月出生,复旦大学法学博士,现为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会员,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于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国际关系专业完成本科、硕士、博士教育,1997年5月获法学博士学位。1999-2001年于日本东京大学法学部从事博士后研究。美国耶鲁大学、法国巴黎政治学院访问学者。






研究方向:当代中国外交,战后日本外交,国际组织,国家主权理论,中国外交政策

主要代表性的学术成果:已发表成果(含专著、编著、翻译、论文等)计上百万字。主要代表作:专著《国家主权论》(2003),主编《大国外交》(2003),参译《民主与全球秩序:从现代国家到世界主义治理》(2003),参编《当代国际关系》(1996)等。研究成果曾获得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奖。著有《国家主权论》(独著)、《当代外交学》(合著)等著作,以及《当代中国外交研究中的七个问题》、《日本的维和政策与维和立法:要因与过程分析》等学术论文;主持过“日本维和行动与联合国“等研究项目。曾任东京大学访问学者。

单位: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政治系
Email:jlxiao@fudan.edu.cn

泛华网首发。

泛华网内幕:十八大常委名单已定

与泛华网有联系的一位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今天(11月12日)上午(北京时间)十八大主席团常委已经确定十八届政治局常委名单。目前消息已经正式通知由247人组成的十八大主席团,同时得到消息的还有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的高层。消息会在明天在十八大会议上通知全体与会者。

泛华网核对了泛华网即时更新的《十八大预测各版本汇编》一文,发现与明镜预测的名单一致。支持这个名单的还有星岛日报和南华早报。这个名单是:

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王岐山。

祝贺明镜网再次成功预测十八大名单。

泛华网首发。

中国步入军国主义时代

原标题:十八大报告弃“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军事威胁”

【多维新闻】在阐述国防军队和外交板块时,多维新闻注意到,十八大报告的措辞与十七大报告明显不同。中国看待军力增长的态度经历了由夹起尾巴做人到坦荡无所畏惧的变化。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中国舍弃了“中国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军事威胁”的说法。

在《操刀十八大报告 习近平执政思路露峥嵘》一文中多维新闻已经详细论述了习近平对十八大报告的主导。因此,可以说十八大报告在一定程度上是习近平对未来中国的战略规划。有分析认为这种变化既与习近平的军方背景分不开,也凸显了习近平时代的世界所谓大国只有中美,中国立场变化呼应了国际格局变迁的事实。

据悉,十八大报告与十七大报告相比,国防军队板块一方面多了对于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的阐述,这部分在十大报告中出现在外交板块。另一方面在表述中国将加强对外交流时,十八大报告称“中国将开展同各国政党和政治组织的友好往来,加强人大、政协、地方、民间团体的对外交流,夯实国家关系发展社会基础”。与十七大报告中关于对外交流的表述相比少了加强军方对外交流。

将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放在了国防军队板块去叙述,说明军队建设是内政而非外交。中国发展军事力量奉行怎样的国防政策依据的是国家自身的需要而非要向他国表明立场。

呼应这一立场变化的还有,中国在十八大报告中舍弃了“中国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军事威胁”的说法。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的表述转移到国防军队板块论述的同时,对于其细节的描述还将“中国不搞军备竞赛,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军事威胁”改成了“中国加强国防建设的目的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领土完整,保障国家和平发展”。随着中国国力的发展,中国的军事实力也随之发展,承诺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军事威胁显然已经不适应现实的需要。亮明自身立场自然代替对外承诺。

且值得注意的是,军方对外交流的表述虽然转移到了国防军队板块去表述,但措辞已经发生了变化。十七大报告强调的是中国将加强军队的对外交流,夯实国家关系发展社会基础。而十八大报告则称“中国军队将一如既往同各国加强军事合作、增进军事互信,参与地区和国际安全事务,在国际政治和安全领域发挥积极作用”。前者中国主动对外军事交流凸显的是中国怕惹麻烦的小心翼翼,是中国的主动韬光。而后者直接说将增强互信则是双方或是多方行为,中国强调的是多方共同承担责任而非中国一方职责。

纵观上述措辞变化可以看出习近平在阐述军方政策时立场的变化:中国表述自己的军力发展时立场是理直气壮、理所应当;中国不再谋求左右逢源;诉说的对象不再是周边国家或是与中国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国家,直接的参照系是与中国同一个量级的美国。

观察人士指出是否受到威胁因国家而异。对于美国,中国的军力相差一定距离,当然谈不上威胁。对于日本、欧洲等国家炒作中国威胁,是因为中国的实力正在赶上和超越。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国,承诺不威胁任何国家显然有点无法自圆其说。现在中国拒绝承诺不威胁他国,是当今世界国际格局的变迁的印证,说明中国已经坦然接受自己的实力超越某些国家。

十八大报告强调建设与中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既然中国发展军力时考虑的是大国地位,那么在中国的心目中就有了大国的标配。纵观世界这个标准显然已经不是日本、欧洲,而是美国。唯有与美国相比中国才没有必要承诺不威胁。这凸显了中国思考问题已经是C2的框架。

在十八大外交板块,中国在一贯论述中国与发达国家关系时首次使用了建设新型大国关系一词。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唯有与美国在战略对话时谈论过建设新型大国关系,与俄罗斯以及欧洲诸国一直强调的是巩固发展原有的战略关系。这亦佐证了在中国的战略规划中,中国想要建设的新型大国关系是中美关系,而所谓的大国即中美。

即便十八大报告关于军事的措辞出现重大变化最根本原因是中国的崛起,但当习近平操刀的十八大报告横空出世,令人不禁想起的是习近平访问墨西哥会见华侨时批评少数外国人干涉中国事务是“吃饱了没事干”。

习近平作为中国现任领导人中唯一的现役军人,其军方背景也被认为将对中国的外交政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即便在胡锦涛时代,中国的发展已经足以改变国际格局,但是正是由于习近平的强势性格促成了中国敢于在对外态度上发生根本性转折。十八大报告中关于军事的全新论述正是习近平抱负的初次施展。

(曾九平 撰稿) 

刘少奇之子担心“红色孩子”遭和平演变

【多维新闻】2011年席卷北非和中东地区的阿拉伯之春令多位中共高层官员烦恼不安,尤其是中国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当中最有胆识和雄心的将领之一,将卡扎菲倒台的致命弱点认定为他的儿子赛义夫(Saif al-Islam),并对此感到震惊。赛义夫是卡扎菲二子,是一个亲西方的改革者,呼吁现代化和民主。他读过的大学是和十多位中共太子党海外求学同一级别的学府。刘源藉此担心中国孩子,尤其是太子党,留学归国后会被“和平演变”。刘源这一观点得到省部级高官的力挺。

中国改革有理由怀疑“从内部被破坏”

《外交政策》得到刘源在2月份一次闭门演讲内容。刘源在演讲中警示,赛义夫将自己暴露在“西方敌对势力”(中国共产主义无形的敌人)对其进行奉承、优待和 意识形态上的“洗脑”,他带着自由和民主的“普世价值”回到利比亚,致命地软化了他曾经那位目中无人的父亲意识形态防线,最终导致他父亲倒台喋血。中共高层领导人很多子女也曾在美国、英国等国家的大学求学,刘源担心中国的改革可能会被太子党从内部破坏。

刘源这种说法并不被中共精英们所看好。作为中共十八大代表,刘源11月8日并没有与其他太子党成员在十八大开幕式主席台。《外交政策》认为,他“缺席”可能意味着,中共反腐和和反民主思想方面最直言不讳的倡导者被边缘化了。刘源的太子党朋友本周说,“也许是人们害怕无法掌控刘源”。(编者注:刘源11月8日在人民大会堂出席了十八大)

文章认为,刘源举例赛义夫看上去令人意外,毕竟两人处在不同的政体。而且,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在九位表现谦逊的技术官僚的经营下,很少被人和一个此前由疯子掌管、但石油储量丰富的小国家作对比。但是,刘源相信,如果中共丧失对自己掌权给出一个统一 说法的话,中国这一最成功的专制政权就有可能走向卡扎菲、利比亚的下场。卡扎菲错误之处并不是他没有向民主和法治方向改革,而是他的儿子在西方理念的怂恿 下,劝说卡扎菲进行根本改革。刘源担心,在中共政权过渡前夕,呼吁新一届领导人加大改革力度的声音不绝于耳,由彼及此,如果中共精英不将他们与其子女区别 开来,他们的子女就会吞噬革命。

 一些中共内部和刘源是对手的太子党告诉《外交政策》驻北京记者,刘源曾一度抨击中共领导人。事实上,即将离任的九大常委中八位常委的子女正在或曾经在国外学习,甚至工作过。比如温家宝之子温云松(Winston Wen)在美国西北大学学习,并建立了私募基金新天域资本公司(New Horizon Capital)。胡锦涛女婿茅道临(Daniel Mao)在斯坦福大学学习,曾在硅谷工作,现在主管新浪网(编者注:茅道临早在2003年5月已从新浪网离职)。

文章称,重庆薄熙来的倒台是刘源所谓的“内部渗透”最好例证。薄家曾是刘源亲密的太子党朋友,因为没有像其他太子党成员那样“警觉”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赛义夫在伦敦经济学院 被刘源眼中的西方间谍所渗透,而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在哈佛和牛津大学学习期间也如此,愈趋危险地和海伍德这位英国商人和非正式的情报线人纠缠上。(薄熙来政治生涯3月结束,后来发现是他的妻子谷开来在去年11月谋杀了海伍德)

在薄熙来案件事发后,刘源担心他同僚的弱点,尽管尚不清楚刘源那番话引起何种效果。身为政委的刘源2月份对解放军庞大的后勤部门军官说:“美国、英国和其 他西方情报机构对卡扎菲儿子赛义夫进行了洗脑,赛义夫接受了西方所谓的自由和民主的“西方普世价值”,然后向其父灌输这些价值观,导致他父亲一度强大的 “利比亚价值体系”摇摇欲坠,最终失去信念。

文章说,刘源的演讲基于一份由中共资深的意识形态“战士”朱继东所发的报告。朱继东在中共宣传系统担任高职。(编者注:朱继东系新华社主任编辑、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新华网编委、终审发稿人;同时也是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常务理事、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博士)

朱继东说,西方“霸权资产阶级”创造了西方价值观——民主、人权、自由,并将其伪装成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价值观,然后通过非政府组织、媒体,特别是中共高层的子女对中国民众进行渗透和洗脑。西方国家阴谋的根源是意识形态斗争,而不是日益繁荣、多元化和消息灵通社会的自然演变。“普世价值与红色文化是互相冲突 的。”

刘源比许多太子党成员都生活朴素,这证明他可以轻松地与农民和村干部打交道,他喜欢高尔夫,但是却避免去北京任何豪华的球场,只是在军队曾经分配给他的别墅屋顶打球。

过去1年刘源一直在反批党内军内腐败、不公和伪善等。刘源将军队描述成为是被“恶性个人主义”(malignant individualism)疾病所困扰,官员只执行合适他们的命令,发展自己的关系网,并且“明码标价”(clearly marked prices)。文章称,当面对他父亲帮助建立的中共政权可能丢失时,刘源本能地会和中共专制者站在一边,而非被专制的人们。

严格审查被西方腐蚀的“红色孩子”

此外,在朱继东的内部报告中提到中共官员的“家庭成员”,不过刘源只关注孩子,刘源唯一的儿子因发育性残疾而被放弃读大学,妹妹刘婷毕业于哈佛大学,目前 经营联亚集团(the Asia Link Group),主要提供咨询服务,疏通中共方面管制航空业的官员同外企的联系,利润颇丰。

文章认为,无论刘源动机是什么,中国反间谍官员和他的担忧是一样的。一位安全部官员确实“这是他们十分担心的”。但是当再次追问这位官员时,他表示仍有可能将自己的女儿送到海外求学,以接受更加开放的教育。随着中国海外留学生的增多,中共高级官员在努力保持集体意识形态纯洁的同时,也在给自己儿女海外学习的机会。

近些年来,随着内部压力的增大,共产党不断指责西方破坏中国稳定。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抓住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中国“和平演变”的概念,认为西方领导人有一套腐蚀中共高层领导人家庭的战略。2008年西藏骚乱发生后,《人民日报》又重新提及“和平演变”一词。

2009年新疆发生暴力打砸抢烧事件时,中共官媒使用了16次“西方敌对势力”;2011年使用了21次,2月份埃及迫使穆巴拉克总统(Hosni Mubarak)下台后,中国安全部官员警告说“一些西方敌对势力正在试图西化和分化中国”;2011年10月中旬,穆巴拉克出庭,北约和利比亚反对派正锁定卡扎菲,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则发出有关西方邪恶势力的警告,据称也是胡锦涛第一次使用这一词语。在2012年1月公布的党内讲话中,胡锦涛说:“国际敌对势力正在加强西化和分化中国的战略图谋”。

朱继东去年11月的报告称,中国的孩子们在西方接受教育,面临着可能会被“敌对势力渗透”的风险,因此当其回国后从事重要工作时,一定要被严格筛选和监 视,尤其要检验他们的政治立场。如果他们存在政治问题,即使是非常有才干也应该被禁止参与重要工作。朱继东认为,十分重要且迫不及待的是,所有海归者都必 须接受调查,尽可能早的核实他们是否已经被西方“和平演变”,只要保持如此地机警,从高干子弟中清除潜在的叛徒,中国才可以避免走上被“改革”外衣包裹的 “私有化和西化”的灾难之路。(那些海归人员,尤其是太子党,在国内担任重要政府职位之前都要经过筛选和检查,但是朱继东建议这个过程应该更严格)。

朱继东报告引发了那些未将子女送往国外官员的共鸣。朱继东3月份接受采访时称:“有一些部级和省级官员直接打电话给我,或通过其他渠道间接找到,其中一些认为我的警告极好,其他人则认为这还远远不够”。

刘源2月份向解放军军官们称,西方对中国孩子洗脑只是更大层面进行意识形态斗争的一部分,无形的敌人已经在阿拉伯之春后将枪口对准中国。他说:“我们不能 改变我们的信仰,一旦我们失去了我们的追求和长期以来坚持的共同理想,我们将会失去我们的旗帜和精神,甚至是我们这个民族。”刘源和朱继东相信,共产党应 该回到毛泽东时代早期那种“为人民服务”的理念中,而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战役,一场刘源可能再没有资格进行斗争的战场。

(子争 编译)

王天成:什么力量可以替代共产党?

文章来源:BBC    更新时间:2012/11/12

开放党禁是民主转型的起始阶段——自由化的核心。
开放党禁是民主转型的起始阶段——自由化的核心。

先看看下列事件及其所透露的信息,它们构成了当今中国的政治图景:

- 快速经济增长迄今是共产党统治的最重要的合法性来源,但是每年两位数增长的好时光似乎已经一去不返。人们有一种强烈的担忧,中国的经济危机正在来临;

- 公共安全支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维稳”经费,比军费还高,而且,实际的支出要比官方公布的数据还高;

- 温家宝从过去只对外国人谈民主、谈政治体制改革,转而在国内频繁谈论,而吴邦国则提出必须坚持“五不搞”;

- 王岐山推荐其同僚们阅读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因为托克维尔说,一个坏政府,当它开始改革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更容易被推翻;

- 民间要求对政改的期盼、呼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这些事件及其所透露的信息表明, 山雨欲来的景象似乎越来越明显。那么,正在召开的十八大产生的新一届领导人会推动政治改革吗?

变革的关键

当代中国有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就是领导人的换届会激起很多人的希望。10年以前,当新一届领导人接过权杖的时候,许多人曾寄予他们厚望,希望他们会实行“新政”,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今天,这一现象又在重演。虽然,“吃一堑长一智”,有些人因此变得比过去谨慎,但是,也许是基于“的确到了不能不改的时候了”的判断,总体上,人们比10年前更加热烈地讨论、猜测下一届领导人是否会实行政改。

中共十八大之前,不断有人在网上,特别是一些海外网站“爆料”,释放新领导人已经有意在上台后推动政改的消息。这些消息似乎有一个明显的用意,就是抚慰人们骚动的心。

在此,我不想八卦,讨论习近平先生是否会推动政改。我想指出的是,判断中国民主变革的关键是看其能否实现结社自由,允许独立政党存在。

当代中国有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就是领导人的换届会激起很多人的希望。
当代中国有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就是领导人的换届会激起很多人的希望。

渐进还是转型?

1989年以来,中国盛行渐进改革主义。持这种观点的人,主张从较小的、不触动现行制度的大原则、不影响共产党统治地位的事项改起。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没有提出尽快开放党禁的要求,更没有提出在近期内直接选举国家领导人。

在这些人看来,重要的是说服领导集团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这就要求所提出的要求不能太高,不能对共产党的统治地位构成严重威胁,否则便不可能被领导集团所接受,是不现实的。

然而,一个明显的道理是,如果连开放党禁、全国大选的要求都不提出来,那些重大的变革便更加不可能发生。由于不要求尽快开放党禁、全国大选,他们所主张的渐进主义实际上将民主转型推迟到了无限期的未来。

所谓“政治体制改革”,也是一个含糊不清的提法。追溯一下历史可以发现,这是由官方80年代初设定的一个提法。在官方看来,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是不能改的,能改的只是某些方式、方法,所以,他们使用了“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的表述。

今天, 应该超越含糊不清的所谓“政治体制改革”,明确要求民主转型。民主转型包括自由化、民主化两个阶段与维度。所谓“自由化”,也就是开放言禁、党禁,核心在于容忍反对派的存在;民主化指示的是自由、直接选举政府。

替代性力量

有些人在论及中国政治转型时,经常感叹没有可以替代统治党的反对党,因而认为一党制仍有存在的合理性。这种观点的矛盾、混乱是显而易见的:不存在替代性政党,正是一党专制造成的结果,以此来论证一党专制继续存在的合理性,是典型的专制主义的自我证成。

在过去近30年中,全世界差不多有70个国家民主化。在那些国家,只有很小一部分,例如巴西、乌拉圭、韩国等,得益于历史遗产,在转型开始前存在比较强大的反对党——它们是曾经有过民主、重新民主化的国家,军人政变推翻民主制度后并没有彻底铲除政党组织。

其他大部分国家,例如我们所熟悉的东欧诸国,在转型开始前普遍不存在有影响的独立政党,也许波兰的团结工会(如果将其视为政党的话)是一个罕见的例外。

在争取民主的运动中,可以产生民主政党的萌芽和雏形,但是,独立政党的快速发展要等到开放党禁后才有可能。1988年,匈牙利颁布了新的结社法,不同的政党便涌现了出来。1989年,保加利亚删除了宪法中关于共产党领导地位的规定,反对党也迅速组织了起来。

1986年9月民进党在台北圆山饭店宣布成立、蒋经国政府没有镇压而是默许其存在,被视为台湾民主转型的开端。

开放党禁是民主转型的起始阶段——自由化的核心。只有愿意接受多党竞争并承担可能失去政权的风险,民主转型才有可能真正发生。东欧国家在转型后,共产党普遍改组成了社会民主党,与从反对派组织发展而来的政党形成了轮流执政的局面。台湾,我们知道,也是如此。

结论是再明显不过的:衡量政治变革是否在中国发生的关键,是党禁是否被取消或冲破,是独掌权柄已经60多年的共产党是否与其他政党平等竞选。直面开放党禁的问题,而不是回避。

港媒:胡錦濤不留任中央軍委主席

香港《南華早報》星期一(11月12日)援引未經透露的消息來源報道,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在本周舉行的中共十八大結束後將卸任中央軍委主席一職,並由他的接班人習近平接任。

根據中共長期以來的慣例,作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的總書記同時兼任中央軍委主席,以作為中國軍方的最高領導人。

2002年,胡錦濤的前任江澤民在卸任中共最高領導人職務後曾經留任中央軍委主席一職兩年,打破了以往中共總書記同時擔任中央軍委主席的慣例。

不過,江澤民當年這一舉動在中共黨內外都引起了不少爭議,指他破壞了已故領導人鄧小平生前作出的中共領導人接班安排,開了一個壞的先例。

《南華早報》的報道稱,有關消息來源表示,胡錦濤本人非常清楚卸任中共總書記後繼續留任中央軍委主席的決定可能會產生的爭議,而一向注重形像的他因此決定在十八大後「全退」,而不會像江澤民那樣留任中央軍委主席。

不過,此前,海外大部分報道和分析則稱,胡錦濤在十八大後雖然不再擔任中共總書記職務,但會留任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一段時間,以確保權力的平穩移交。

有傳言甚至表示,胡錦濤將留任中央軍委主席5年直到中共十九大舉行後才卸任。

即將接任中共總書記的習近平自2010年10月起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

1979年,他在清華大學畢業後,也曾經擔任過中央軍委秘書長耿飆的秘書約三年的時間,再加上其父習仲勛也是中共一名元老,因此一直與軍方有一些淵源。而他的兩位前任江澤民和胡錦濤在擔任中央軍委職務前則完全沒有在軍方任過職。

因此有分析認為,習近平與軍隊的關係比之江澤民和胡錦濤還要深得多。

BBC中文網

港人的中国人身分认同跌至16年新低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提交「十八大」会议的报告中期望,港人能以中国人为荣,但中文大学的调查显示,港人自觉是 「中国人」的比率跌至有是项调查以来的十六年新低,只有12.6%,当中以1980年代以后出生的「80后」港人的比例更低。另外,有逾8%港人抗拒中国 国旗及国歌,亦是历年新高。

负责调查的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马杰伟指,仍有高逾64%受访者认周自己既是港人亦是中国人,显见香港没有 「港独」情绪,「中国人」身份认同低,是因为港人对国内情况更了解,包括打压人权;而在日常生活中,亦觉得受到中国内地人士大量渗透,担心固有生活方式及 价值观受两地融合而被蚕食。他指出,胡锦涛单是呼吁港人以中国人为荣作用不大,若要增加港人认同,根本之道是改善中国人权和加强在港进行国民教育。但他补 充,若不改善人权而只是强推国民教育,便成了洗脑教育,非香港之福。

中大新闻学院院长冯应谦则认为,结果反映港人的本土意识因社会运动兴起而提升。时事评论员刘锐绍相信,近年北京积极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及选举,又强推国民教育,令港人忧虑中央政府欲扭转香港的价值观,故此着意捍卫香港的核心价值。

港 人在示威游行中高举港英殖民年代的「米字旗」的人数近年有所增加,惹来过往和现在掌管香港事务的中国官员关注,中大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10月5至16日访 问819名港人对身份认同的调查显示,最多受访者认为自己是「香港人,但都是中国人」,有41.8%;接着依次是自觉为「香港人」(23.4%);自觉是 「中国人,但都是香港人」(22.1%);最后是自觉为「中国人」(12.6%)。

调查自1996年起定期进行,自觉是「香港人」的比率 曾在97年后一直下降,但随着北京的中央政府自2004年后加强对香港事务的介入与及2007年争取保留皇后码头运动后,有关比率自2008年的 16.8%低谷开始回升,至今年达23.4%,是十年来新高。若再加上41.8%受访者自觉「是香港人,但都是中国人」,即以港人身份为优先者,达 65.2%,是有关调查开始以来新高。当中,有81.4%的「80后」有此看法,较「非80后」的60.1%多出21.3个百分点。

此外,调查显示,分别有8.9%及8.5%港人抗拒中国国歌及国旗的被访者分别增加到8.9%和8.5%,同属十六年以来新高,相反,港人对中国国歌和国旗感到自豪的比率则明显由过往超过一半急跌至36.4%及37.6%。

调查亦就中港两地人士的二十四项特质进行调查,把港人对自我和内地人士的评分相减,从而得出差距,结果,有十五项特质的差距甚大,当中,港人自觉在自律、重视新闻自由、重视言论自由、重视平等机会及西化等方面,与内地人差距最大。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盧展工得罪了習近平,入局當然沒戲

《明鏡月刊》特約記者 劉子威


  從黑龍江的插隊知青到中專教師,再到成為威重一方的封疆大吏,盧展工被視為尉健行的嫡系。可以說,盧展工與江系人馬、太子党交情匪淺。在隱形的血統論 下,盧展工這個貧民子弟的如此機遇,的確不是一般人所能遇到並把握得住。但盧展工都遇到並把握住了,並且維持了這種機遇所帶來的信任。

  此外,盧展工也與胡錦濤維持了良好的個人關係,得到胡的信任。這也是外界認為他是團派人物的一個原因。不過,他和習近平在福建的關係,又為他的未來蒙上了陰影。

  因此,盧展工未能進入十八大政治局後,北京政治觀察家評論說,能夠當上河南省委書記,盧展工的仕途已經到頂了,很難再有晉昇空間,何況他與習近平還有過一段“不咬弦”的歷史。所以,盧展工未能進入十八大政治局,也早在意料之中。

  那麽,盧展工和習近平到底有什麽恩恩怨怨?

  2009年5月,54歲的中共福建省委常委、厦門市委書記何立峰調往天津,出任市委專職副書記。觀察家指出,此事的意義,不僅在於何立峰作爲習近平的 親信開始起跳,更是習近平增强了人事話語權的信號,其中也隱隱透出中國政壇從第四代向第五代過渡,官員又一次面臨“兩面效忠”的困擾。


盧展工

  消息人士透露,習近平在浙江工作期間,很想將何立峰調到杭州擔任市委書記,但是福建省委書記盧展工就是不鬆口。

  消息人士還披露,習近平從福建調到浙江之後,有人要調查他在福建的問題,盧展工則一直給予暗中支持。直到中央於2007年3月調習近平到上海擔任市委書記,盧展工才如大夢初醒,不敢再玩火,拿自己的政治前途下注。

  其實,早在2002年11月,《亞洲週刊》就刊出了王健民的文章,如今看來更是可圈可點。該文介紹說,習近平調離福州,擔任浙江省代省長,福建省長的職位則由福建省委副書記盧展工接替。通過這次交接班,可以發現北京高層新一輪權力分配的蛛絲馬迹。

  文章稱,習近平離開福建的消息,已經開始讓不少福建官員感到人心惶惶,而新任代省長盧展工的政治背景以及其從政經歷,更使不少人覺得這個中共建國以來“多灾多難”的省份,可能還會麻煩不斷,前景讓人擔憂。

  文章披露,習近平在福建對厦門“遠華案”的處理時碰到了“釘子”。這個釘子就是從北京調來的省委副書記盧展工和省紀檢委書記梁綺萍。據福建知情官員透 露,習近平作爲一省之長,面對“遠華案”之後福建一蹶不振的經濟一籌莫展,面對各級官員低落的士氣更是憂心忡忡,他必須要對福建三千四百萬老百姓的生計負 責,因此認爲“遠華案”的清查已基本完成,應告一段落,有關的工作應交由司法機構在法律的框架內,循適當的司法程序處理。但負責紀檢和政法的省委副書記盧 展工和梁綺萍,却有不同的看法,主張繼續進行專案追查。

  在外界看來,正是這段福建經歷,導致習近平和盧展工的關係“越走越遠”。不過,也有政治觀察家指出,因此而簡單斷定習近平還在“記恨”盧展工,不免小看了習近平的政治度量,更不能把盧展工未入局歸咎在習近平身上。(《明鏡月刊》第34期)

俞正聲當“養老院長”,難有作爲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鄒小軍

明鏡十八大報導與分析小組指出,俞正聲入常成功後的排名應該在第四位,PK掉了王岐山,將出任下屆全國政協主席,而早前的政協主席人選王岐山,已被擠到新常委的最後一位。 

早在9月末,中共官方宣佈推遲十八大召開時間後,明鏡出版集團旗下的明鏡新聞網便當即指出:十八大推遲召開,給原來已經“出局者”提供了新的希望。幾天之後,“出局者”不但入常在望,而且早前“鐵定”的入局者已被排除在外。


俞正聲

來自北京的消息證實,在十一“黃金假期”中,中共召開了第二次北戴河會議。會議的結果是,李源潮被從名單中剔除,換上了此前一個落敗者,就是俞正聲,俞正聲PK掉李源潮,毫無疑問,這個結果強化了江澤民派系的勢力,讓胡錦濤人馬和團派少了一個常委席位。

北京消息人士強調說:“北戴河會議後,出現了江澤民、宋平等元老不希望俞正聲進入常委、俞正聲已經出局的消息,不久,又傳了俞正聲並未放棄,正與王岐山PK政協主席席位;但中共元老和高層討價還價後,現在俞正聲又PK掉李源潮,如願以償成為七常委之一。”

有政治觀察家認為,如果俞正聲擔任政協主席,恐怕難有作為,因為對中共高官來說,政協只是個養老的地方。現在的政協委員,多為中國各個領域的精英分子和社會名流,到政協只是想撈一個保護傘。

有人說,俞正聲若當上政協主席,有利於進一步搞好統戰工作,因為俞家在台灣親屬衆多,俞抓統戰兩岸關係會得到提升。需要指出的是,如今的兩岸關係已不需要 通過秘密管道,早已變得日益透明,兩岸關係的好壞,也不取决於統戰工作。再說,政協搞統戰只是“業餘隊”的花架子,統戰部才是搞統一戰綫的“專業隊”,更 別忘了中共對台還有一套更職業的班子——台辦。

從這些情况看,俞正聲就算當上政協主席,就算他還想幹一番事業,空間也十分有限。“不過,能夠入常並當上政協主席會讓俞正聲心滿意足,這總比被排除在中共最高權力階層之外強很多嘛!”一位政治觀察人士對《中國密報》分析說。(《中國密報》第3期)

胡錦濤人事總管沈躍躍首批出局,將空降地方

《明鏡月刊》特約記者 劉子威



沈躍躍在胡錦濤的團隊中,不顯山不露水,地位卻逐漸上升。胡錦濤當上中央總書記不久,便把她調到中組部任副部長,成為其“人事總管”。十八大召開前,沈躍躍密切配合李源潮,為總書記安排人事棋局而殫精竭慮。不過,“一婦當關,萬夫莫開”的沈躍躍卻不是下任中組部長人選。

  北京政治觀察家對《明鏡》月刊分析說,胡錦濤連周強都保不住,更何況排在周強後面的沈躍躍?

  沈躍躍的經歷相對單純——也可以說是單薄:她曾任浙江省寧波市鎮安副食品商店職工,後來進入寧波師範專科學校數學系就讀,1980年7月畢業後,擔任 寧波市七中教師、團委副書記。從這裡她進入共青團系統,歷任寧波團市委副書記、書記,1986年11月,她昇任浙江團省委副書記,整整五年後,被提拔為書 記。這段期間,胡錦濤、王兆國都早已離開共青團中央,主掌共青團的是宋德福。

  1993年3月,沈躍躍從共青團崗位上轉到省會杭州當市委副書記,1997年3月6日,調到紹興當市委書記。1998年年底,沈躍躍回到省城,從此進 入仕途快車道:先是擔任組織部副部長,並進入浙江省委常委;僅僅一個月後,即昇任組織部長,被明確為副省級。2001年,她升任浙江省委副書記;2002 年4月與安徽的喬傳秀對調,出任安徽省委副書記。

  胡錦濤於2002年11月舉行的中共十六大上正式當選為總書記後,立即將在安徽才幹了半年、剛剛當選為中央候補委員的沈躍躍調到北京,擔任中央組織部 副部長;2003年4月,她兼任國務院人事部副部長、黨組成員,為中組部和人事部領導層中最年輕者。2007年8月,更接替調任浙江省委書記的趙洪祝,升 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正部級待遇,成為胡錦濤的“人事總管”。在中共十七大上,她當選中央委員。

  雖然同是團派出身,沈躍躍的晉升速度卻要比李克強快了很多。1993年,沈躍躍只是一個共青團浙江省委書記,而李克強則是團中央第一書記,九年後,沈躍躍成了中組部副部長,李克強才當上河南省長。



沈躍躍

  沈躍躍為什麼升官如此之快?人們備感納悶。有海外傳言竟然稱沈躍躍青雲直上,是因為她系胡錦濤的“紅顏知己”。還有一種說法,稱沈躍躍與胡錦濤一家的 私交不錯。不過此說根據不足:沈躍躍進入團浙江省委工作時,胡錦濤已離開團中央到貴州當省委書記,此後兩人的政壇經歷也並無建立私交的機會。不過,有知情 人透露,沈躍躍與胡錦濤的夫人劉永清有交往。

  也有評論指出,沈躍躍得到胡錦濤的高度信任,重要原因除了她的派系色彩相對較淡,比較容易為各方接納之外,在於她本人的能力和性格:有寧波人的精明,組織能力強、為人正派低調、小心謹慎、不喜張揚,這都是在當今中國逐級而上的有利條件。

  但在十八大召開前,原本入局有望的沈躍躍卻成了第一批“出局者”。北京政治觀察家對《明鏡》月刊分析說,雖然有胡錦濤和團派的竭力保護,但沈躍躍想在 十八大進入政治局已沒有可能。在李源潮肯定離開中組部後,沈躍躍也沒有機會得以晉昇。她的未來出路就是被下派到某省,擔任省委書記。(《明鏡月刊》第34 期)

明鏡獨家:政治局不差額,胡錦濤定裸退

明鏡網特約記者 仲祖仁

  接近中共十八大會議的人士對明鏡網說,十八大政治局常委員、委員都不會進行差額選舉,所謂黨內元老票選七名政治局常委的說法也是無中生有。

  最近幾天,四千多名媒體記者在北京釆訪十八大會議,除了照片和花絮,他們沒法了解十八大真正的內幕。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不存在仕麼黨內民主,不存在什麼差額選舉政治局,所謂中央委員會比原來幾屆多了幾個百分點,沒有任何意義。」北京觀察家說,「現在有一個指標,就是醜聞纏身的令計劃是否從中央委員會被差選掉。如果令仍留在中委,那麼中委差額也是擺設。」

  現在北京政壇普遍認可的政治局常委名單,由明鏡網10月中旬率先報導。這七名新一屆常委,除了習近平、李克強,新晉升的有張德江(人大委員長)、俞正聲(政協主席)、劉雲山(書記處常務書記)、張高麗(常務副總理)、王岐山。

  至於「失常」的劉延東、汪洋,將任國務院副總理;另一名最令人意外「失常」的李源潮,可能任國家副主席或人大副委員長。

  明鏡中共十八大人事報導與分析小組認為,政治局常委班子在最後一刻調整的可能性很低。





至於外界流傳胡錦濤仍留任軍委主席,和明鏡一直側重的「裸退」說相左。北京政治觀察家對明鏡網說,「江澤民下台時最令人反感的是,他仍留任了一段時間軍委主席。胡錦濤還要自取其辱?」

  一位中共元老曾想上書反對胡留任軍委主席,但另一位曾高居常委的元老告訴他「中央定了胡留任」,便作罷了。如果胡最終「裸退」,顯示中共某些元老也排斥在知情圈。

  政治局委員名單可能有微調,有人提出增加兩個名額,也有人提出原定入局的馬凱、李建國年齡偏大,相比之下,陳德銘、王珉年輕些,如陳王兩人最後能「入局」,可能分任國務院副總理和政協副主席。

  中紀委常務副書記將由浙江省委書記趙洪祝升任,馬馭則小進一步,取代張惠新成為中紀委第二副書記,但失去了實權。

  中共中央組織部一位官員對明鏡網說,十八大之後,便是大規模的人事調動,「我們忙得要吐血。」

继鄂尔多斯、温州之后 贵阳楼市崩盘

     据有关媒体报道,低廉的土地价格吸引房地产开发商疯狂拿地,导致贵阳超级大盘扎堆,目前过百万体量楼盘已达13个。如今这个加上流动人口才500万人的三 线城市,待消化库存却高达3490万平方米,去化需4年。“预计贵阳会成为继鄂尔多斯、温州之后第三个楼市崩盘市场。”
  
       而贵阳市政府今年9月中旬出台了“购房落户”新政,被指是不顾触及国家限购红线,出手救市,更加重了贵阳楼市崩盘的悬疑。
  
      贵阳楼市真的已经到了悬崖的边缘吗?
  
      “购房入户”争议
  
      11月3日,星期六,乔志驾车3小时从黔东南的凯里风尘仆仆地赶到了贵阳花果园看房,与乔志几乎同时赶到的还有从几十辆大巴上鱼贯而下的来自 贵州周边州市的购房者。吸引他们从各地赶来的,是贵州“购房入户”的新政,以及几乎与当地州市接近的房价却可享受更好的医疗、教育等条件的诱惑。
  
      售楼大厅几乎被来自各地的数千人挤满,对于贵阳楼市“崩盘”一说,乔志并非没有耳闻,但贵阳市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在建楼宇真正的吸引力就在于它们的价格。
  
      经历了9月份的沉寂后,进入10月贵阳楼市成交量开始回升。据贵阳住房网商品房预售备案的数据统计显示,10月贵阳市商品房住宅共销售 7044套,成交面积72.7万平方米,与9月份成交5147套,成交面积49.8万平方米相比,分别上涨了37%和46%。与去年同期成交3797套, 成交面积45.8万平方米相比,也分别上涨了85%和59%。
  
      均价方面看,10月份全市范围内商品房预售合同均价为4608元/平方米,与9月份成交均价4470元/平方米相比,环比增长3.1%,与8 月成交均价4433元/平方米相比上涨了3.9%。自此,贵阳市商品房住宅均价不仅出现连续5个月上涨的情况,同时该月均价也达到今年来的最高点。
  
      支撑贵阳楼市10月异动的是贵阳市政府不惜“触碰”红线的购房入户新政,这也是外界所传颇多的“救市之举”。
  
      然而贵阳市住建局相关人士却表示,“购房入户”等政策并非是“救市或者是踩红线”,而是对已经存在的需求寻找出口。
  
      2011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近10年来,贵阳市流动人口大幅增加,近两年更是以每年接近20万人的速度增长。目前,贵阳市共有流动人口125万人,约占全市人口的28.9%,该数字未来还将攀升。
  
      花果园的开发商宏立城集团副总裁陈晓辉表示,花果园的主要客户是贵阳地区外贵州省内各地市州人群,占比达到50%,而贵阳本地居民和外省客户分别占35%、15%,“这一比例也与贵阳楼市的购房者构成类似。”
  
      此外,贵阳自2011年大量启动城中村、棚户区等改造,未来将形成4500万平方米的改造量,涉及人口约100万,这些“需求”入市,迫切需要解决的也是户籍问题。
  
      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认为,“购房落户”可能是出于加快城镇化的考虑。据了解,贵州省城市化率仅33.81%,在全国排名倒数第二,比全国49.68%的平均城市化水平落后10年,比珠三角地区落后15~18年。
  
      “有助于普通老百姓、低端收入群体、住房严重困难群体自住性需求和改善性需求释放的政策就符合房地产调控政策。”中国城乡建设经济研究所所长 陈淮表示,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对自住和改善性住房从来都是鼓励,而包括几个大盘在内的贵阳新建住宅大多均是90平方米以下的刚需楼盘,显然符合房地产调控 的政策。
  
      大盘的旋涡
  
      据贵阳当地房产界统计,目前贵阳有13个在售大盘超过100万平方米,这对于早已度过了大盘时代的国内众多城市来说,贵阳楼市这个异类在楼市宏观调控的敏感时期更为扎眼。
  
      “由于贵阳相对便宜的地价,当地开发商疯狂拿地,最终使得大盘扎堆,拉高了商品房供应量。”贵阳21世纪不动产的销售经理赵梦虎告诉记者,由于都是棚户区和城中村以及山地,贵阳拿地成本并不高,直到现在,楼面价也仍保持在六七百元左右。
  
      这一论点也得到了中天城投高层的认可。2010年,中天城投为未来方舟项目大规模拿地133万平方米。数据显示,当时贵阳市成交住宅用地楼面均价为681元/平方米,比全国1818元/平方米的均价便宜近三分之二。
  
      而总占地面积5600亩的未来方舟并非贵阳第一大盘,几乎在同一年宏立城启动花果园旧城改造项目,以6000余亩占地夺得贵阳第一大盘之位,这个全国罕见的超级大盘总建筑面积达1830万平米,预计入住30万人口。
  
      花果园和未来方舟只是贵阳超级大盘的缩影,众多大盘,使今年贵阳商品房供应量猛增。贵阳正合地产数据显示,2012年,贵阳商品房市场上半年 整体供应572万平方米,占2011年全年供应的72%,半年供应量已超过2007年到2009年期间每年全年的供应量。
  
      “大盘扎堆显然是贵阳城市和地形特征决定的,贵阳属山城,基础建设落后,单一小规模的开发不能起到整个城市面貌改善的效果,且易造成资源的浪费和重复建设。”陈晓辉表示。
  
      “大盘不仅符合政府推行的集约化用地,政府也由市场来完成了市场配套,通过大盘建设和加大供应量等方式,贵阳的房价从去年的均价5200元/ 平方米降到了现在的4700元/平方米左右,显然贵阳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完成了房地产调控,解决需求的同时降低了房价。”陈淮表示。
  
      妖魔化的数据
  
      比13个百万平方米级的大盘更为扯人眼球的是贵阳楼市3490万平方米的库存量和长达4年的消化期,这也是引发贵阳楼市“崩盘论”的最直接依据。
  
      正行合智地产针对贵阳楼市2012年的半年报称,贵阳商品房“后期总余量”达3490万平方米,包括在售余量和已知代售项目后期未推出或待开 发体量。这也因此引发各方争议:按照今年上半年月均去化速度72.6万平方米/月,仍需要去化4年时间,由此,引发对贵阳楼市的担忧。毕竟无可否认的是, 贵阳潜在商品房存货去化时间超过3年,在34个大中城市中排名第六,潜在库存压力的确偏大。
  
      但正合地产报告却指出,截止到2012年9月底,贵阳市场现有整体在售存量仅为772万平方米,按前三季度月均79万/平方米的去化速度,不到10个月便可售完,完全在正常范围之内。
  
      “如果一年猛增3490万平方米库存,当然是有问题的,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陈晓辉指出,贵阳目前开发的很多大盘都有3到10年的推货周期,用4年消化,本就是计划内正常速度,无需过分担忧。
  
      此外,贵阳的旧城改造今年才是大规模启动的第二年,2013年还将有4500多万平方米的改造量,到2015年贵阳将新增人口近150万,人 均购房30平方米就是4500万平方米,“用这些需求来消化3490万平方米这个量,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吗?”陈晓辉表示,贵阳楼市的发展相比一二线城市和 沿海地区都要晚上几年,庞大的需求真实存在,目前广受关注主要是因为处于开发和供应的爆发期,在全国房地产受宏观调控影响开发和供应放缓情形下的一个另类而已。

入常焦点人物:汪洋、李源潮

     作者: 凌 鋒

    走近十八大:中共十八大11月8日將在北京開幕。大會及一中全會將決定高層人事及政治路線。這次大會的形勢極為複雜,面臨空前激烈的鬥爭。本特輯根據會前資訊及歷史資料對大會相關的權力分配及政治改革議題,作出分析與報導,等待大會的印證。
   
    汪洋與李源潮(左右)是18大政治局常委人選的爭議焦點。由於胡錦濤政治上的保守倒退,竟然支持劉雲山壓倒汪洋,而李源潮則受到六四屠夫李鵬的激烈攻擊。
   
    十八大常委人事是中共改革與否的指標,本文指出,七人入常名單中,習李之外,只有張王比較肯定,排除名聲惡劣的劉雲山是黨內外共識。關鍵人物汪洋李源潮的進退,應該由七中全會差額選舉決定,抵制李鵬江澤民的幕後干預。
   
    在十七屆七中全會召開前夜,十八大召開前的一個星期,作為權力最高層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名單還在變。其實名單的不斷變化,只是中共內部不同派系對外放出的不同消息,有真有假。有不同需要,也就有不同版本;或者是本來有初步協議,因為情況變化而翻盤。總之,是黑箱作業,因此真相只能以最後一分鐘決定的官方版本作準。
   
    胡錦濤可能留任軍委主席
    由於所有消息來源都沒有具名,其真實性也就要打許多問號,不要說許多與中共有千絲萬縷聯繫的海外華文媒體,即使是權威的外國媒體,也很難做到準確。到執筆時為止,比較可信的消息,應該是韓國中央日報對來訪的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的採訪。因為這是「實名制」,他也有相當的地位,又是對外發言,自然比較慎重,經得起一定的檢驗。金燦榮的講話有幾個要點:
   
    第一,澄清了最近不斷由境外媒體報導的政治局常委人事消息;那些消息基本上是有利於江澤民派系的,江澤民雖然還有一定影響力,但影響力已經不大。
   
    第二,希望胡錦濤退下軍委主席,以增強習近平影響力,也就是改革的影響力。但據中共軍網透露,胡錦濤主席辦公室主任的陳世炬將出任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那是走十年前江澤民秘書賈廷安的路,說明胡錦濤很可能將繼續保留軍委主席職務。
   
    第三,總結胡溫十年,肯定胡溫十年的功績。但是如果溫家寶主導經濟被肯定,胡錦濤的政治改革就使人失望。但胡主導的兩岸關係被肯定,因為有別於江澤民的武力恐嚇。
   
    第四,外交情況惡化。由於胡錦濤是中央外事領導小組的負責人,是否應該由他負責?這是否也顯示釣魚台爭議可能進一步降溫?
   
    第五,明確習近平在推行太子黨的「新民主主義」綱領。但是許多中國問題專家似乎根本不知道有這個綱領存在,即對中共太子黨及推這個綱領的劉源、張木生缺乏認識。
   
    應該承認,金的講話還比較客觀,也是比較傾向習近平的立場。他敢對外講這些涉及中共內部的敏感問題,公開評論胡錦濤與江澤民,除了可能有後台,有意放風,也反映中共政壇出現了一點鬆動的氣象。
   
    政治局十名委員有資格入常委
    人們最關心的還是未來政治局常委的名單,因為中共權力結構還是金字塔式的集權統治。根據各種消息來看,常委人數決定為七人應該已經成為共識,以便容易「集中」決定政策。但是哪七人?則是眾說紛紜。
   
    首先,這七個人是從現政治局成員中選出,不過要剔除超齡者。何謂超齡?十五大時以七十二歲劃線,江澤民續任,喬石退下。十六大時則是「七上八下」(六十七歲上,六十八歲下),江澤民把他不喜歡的李瑞環一起帶下,此後這個潛規則基本未動。按照這個規則,現政治局十一個人有機會,在薄熙來出事以後,剩下十個人。據說,胡錦濤原準備將現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辦主任的令計劃作為大黑馬跳級進入常委作為隔代接班人,但是不幸北京三一八凌晨著名的法拉利車禍,死者正是令計劃的兒子令谷,貪色問題曝光,不要說入常,連中辦主任的職務也提前讓給栗戰書了。
   
    不到六十七歲的十名政治局委員及其年齡是:習近平59、李克強57、王岐山64、劉雲山65、劉延東67、李源潮62、汪洋57、張高麗66、張德江66、俞正聲67。
   
    誰入常機會最大?根據大量消息來看,習近平與李克強是鐵定的。這已由五年前十七大把他們列入常委,就確定了他們雙接班的主角地位。從失蹤事件習近平以退為進,寧願讓出儲君地位,就迫使其他常委及政治老人與他妥協,可見他的接班地位已不可動搖。
   
    張德江王岐山入常第二選
    除習李之外,比較沒有爭議的是張德江與王岐山。江澤民喜歡張德江的名字,胡錦濤喜歡他留學北韓金日成綜合大學的背景,張德江出任廣東省委書記時,曾經出版《習仲勳主政廣東》一書,並接見習仲勳的遺孀齊心而得到習家的好感,因此入常沒有什麼阻力,雖則在處理去年七二三溫州動車慘劇被批評,但是接任薄熙來的重慶市委書記職務,穩住局面,沒有出亂子,可以將功補過。
   
    王岐山是太子黨,岳父是十三屆政治局常委姚依林,姚很保守,但是王岐山從事對外經貿事務已有相當經驗,形象比較開明,派系色彩也不突出,因此入常沒什麼爭議。他的高調行事作風,江澤民派系一度想讓他取代李克強的未來總理職務,但是因為涉及「雙核心」的更換,牽動太大而未遂。
   
    十人中最沒有希望的是現任政協副主席的劉延東。本來作為女性,而且也是太子黨,有人捧她,如果像台灣有「保障名額」,未始不可以作為女性入常的突破,尤其適合做統戰工作。然而她口碑不好,太靠攏江澤民而出賣團派,胡錦濤很不喜歡她,工作能力平平,加上已到六十七歲年限邊緣,因此入常渺茫。
   
    原不被看好的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長期在廣東工作,轉山東、天津第一把手,都是沿海經濟發達地區,容易出成績。在廣東與江澤民女將黃麗滿結緣;在深圳時,也對養病的習仲勳無微不至的照顧,讓習家非常感激。久未出巡的胡錦濤,九月二十日居然到天津考察,被當作為張高麗造勢。故傳入常有望。
   
    胡錦濤支持劉雲山嚴控傳媒
    薄熙來案爆發後,被看高一線的是與薄唱對台的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但是這兩個月來,各款名單中已經把他踢出,理由是他還年輕,下屆還有機會。汪洋與李克強同歲(57),李克強五年前就已入常,汪洋五年後還太年輕?故年輕說不能成立。
   
    汪洋表面上是團派人馬,又是胡錦濤的安徽同鄉,實際上他的改革主張已經與胡錦濤漸行漸遠,胡錦濤趁機以犧牲他作為與其他派系討價還價的籌碼而未力保他入常。如今公開支持汪洋的是溫家寶。然而,正是溫家寶與汪洋比較「激進」的改革主張,尤其汪洋在廣東肅貪行動,嚇壞那些利益集團成員。
    而根據某些版本看來,取代汪洋入常的竟是本來呼聲不高的中宣部長劉雲山,他與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都是眾矢之的。但是他作為團派,對媒體的嚴厲態度,頗得胡錦濤讚賞;二○○五年劉雲山主導出版庫恩署名的江澤民英文傳記《他改變了中國》,其吹捧功夫深得老江歡心。近來他似乎也摸到習近平力圖改革的心跡而讓媒體唱些改革調子,以圖討好習近平。
   
    甚至有消息捧他不但入常,還可能主持書記處,出任國家副主席,真是馬屁萬歲也。彭博通訊社對習近平家族財富的報料,《紐約時報》對溫家寶家族財富的報導,中宣部毫不猶豫將他們的網站屏蔽,應該深得最高層的歡心,顯示他們需要一條看門狗,哪管他有沒有其他領域的工作經驗。
   
    俞正聲讓賢汪洋是否可能?
    十月中下旬,又有最新版本的消息傳出。現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將出任國家副主席。早先曾傳他已經出局,原因是也六十七歲,缺乏競爭優勢,且被視為鄧小平家族的代理人,因為擔任過鄧大公子鄧樸方的康華公司總經理;鄧家已經過氣。但他是江青前夫、中委黃敬的兒子,也屬太子黨的老大哥輩而有競爭優勢,而為人圓融也少樹敵。雲南省長李嘉廷案的「公共情婦」李薇,他是一名皮條客。
   
    最近傳出的入常名單,俞正聲的名字又頻頻出現,蘋果日報報導,上海市流傳說,俞正聲願意出任國家副主席,但是不入常,把常委名額留給汪洋,也算他體恤比他年輕而有改革雄心的人。這種讓賢風格現在殊為少見。
   
    俞正聲被傳入常,那誰出常呢?居然是原來被視為十拿九穩的現中央組織部部長李源潮。李源潮也算太子黨人馬,父親是文革前的上海市副市長李幹成。整個一九八○年代,李源潮都做共青團工作,擔任過團中央書記處書記,無疑是團派;而他的太子黨與上海背景,他與曾慶紅有良好關係。他的工作歷練非常完整,除了團中央,還有宣傳部門、組織部門,並且在擔任江蘇省長與省委書記時,有不錯的政績。他思想開放、知識多面、工作踏實、人脈廣泛,是主持書記處的最佳人選。
   
    李鵬插手人事亟欲幹掉李源潮
    什麼人與李源潮誓不兩立?原來是李鵬。據各方的報導,李鵬多次向胡錦濤告狀,指李源潮數度在高層會議上提黨內民主,要將幹部選拔方式的改革作為政治改革的前導進行試點,並已著手進行相關方案的研究。李鵬認為,拋開黨所堅持的,行之有效的幹部任用方式,是想從結構上徹底改變共產黨,刨共產黨的根——這個嚇人的帽子,可能打動處事保守的胡錦濤。還有消息稱,李鵬告李源潮,還因為六四後,李源潮在共青團保護了一批人,因而擔心李源潮成為常委後,會平反六四。
   
    李鵬是現今退休元老中的極左分子,是六四屠殺的第二號禍首,拆李源潮的台並不意外。但是李鵬還有不能宣諸於口的原因,那就是他的兒子李小鵬的問題。李鵬二子一女最早下海撈錢致富。李小鵬與李小琳分別是電王、電后,經常炫耀富貴。但是李鵬嫡系羅幹十七大退休,心腹高嚴也因貪污於二○○八年在李鵬包庇下潛逃國外。
   
    政壇無人繼承李鵬的香火,唯恐家族被清算,於是急急安排兒子小鵬棄商從政,辭去華能國際電力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職務;二○○八年五月出任山西省副省長。李源潮身為組織部長,對省部級幹部的升遷調動有管轄權,可是四年下來,李小鵬還窩在那個常常發生礦難而領導幹部難以卸職的地方,眼看十八大換屆,也沒有李小鵬的喜訊,相信這是李鵬要拉李源潮下台的主因。但李鵬很難得逞。
   
    常委人事應在七中全會公開評選
    可是十月二十三日明報報導說,中組部與中宣部已經提前交棒,年齡適宜的李源潮如果不入常,還會到哪裡去?如果李鵬扳不倒李源潮,那恐怕是他的災難的開始。因為李鵬倒潮不但得罪不少政壇人士,也引發對六四屠殺的新仇舊恨。而中共第五代的改革,平反六四是繞不開的,鄧小平已經死了,承擔最大罪責的就是李鵬,即使不交法院審判,在千夫所指下,李鵬的日子也屈指可數了。
   
    十八大常委的人事,可以判斷共產黨是否想要改革的指標,因此觀眾希望缺乏改革意識的,不准入常;有意改革的,必須入常;這是胡溫十年改革停滯的最大教訓。
   
    現在看來十八大還有兩個變數不可不留意:一是常委七人九人之爭,二是七上八下的潛規則。這兩條都是人治的規定,沒有固定的合理性,任何變動都會影響人事的安排。
   
    江澤民最近頻頻亮相,想做什麼?繼續操控第五代?而習李一代又會聽任擺佈?我看不能。江澤民是不是想與李鵬結合,捂住六四不讓平反,為李鵬陪葬?
   
    因此,汪洋、李源潮被排斥入常,就是十八大一個重要的看點。他們如果被排斥,應該訴諸輿論進行公評,至少也要在七中全會上交中央委員會討論,必要時進行投票,選出提名名單,交給十八大及十八屆一中全會,進行差額選舉。從選出來的人選中,可以檢驗十七屆中央委員會與十八大代表的眼光與素質。這也算是改革的序幕吧。標籤:
   
    《開放》雜誌 2012年11月號
    http://www.open.com.hk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站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张又侠:举什么旗、走什么路

[泛华网注:张又侠是“新民主主义三剑客”之一,让我们来看一下张又侠到底要举什么旗、走什么路。]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军队代表张又侠同志在解放军代表团小组讨论会上发言说,胡锦涛同志的报告主题鲜明、内涵丰富、思想深刻、论述精辟,是一个战略性、指导性、实践性非常强的好报告,是一个顺应时代潮流、体现人民愿望、推动事业发展的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

      张又侠代表说,报告坚定不移地高举伟大旗帜,进一步坚定了我们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报告鲜明回答了我们党举什么旗、走什么路、以什 么样的精神状态、朝着什么样的发展目标继续前进的重大问题。这是我们党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庄严宣示,为我们继续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前 进进一步指明了方向。回顾30多年来我们党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道路、理论体系和制度的历史进程,特别是近年来对抓住机遇快 速发展模式的成功探索,对多种危机和挑战的成功化解,让我们更加深切地感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成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完善,从来没有 像今天这样深入人心。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大势,是不可违背的人心所向,必须坚定不移。报告鲜明确立了行动指南,进一步增强了我们贯 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自觉性坚定性。报告全面阐述了科学发展观的时代背景、历史地位、精神实质、指导意义,以及新的实践要求,并把它确立为我们党的指导思 想。这是实践发展的必然要求,是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更是党的重大历史性贡献。我们要自觉把科学发展观作为政治信仰来坚定,作为思想武器来掌握,作为能力 素质来提高,作为党性原则来坚守,着力解决发展中存在的各种矛盾问题,真正把科学发展观转化为推动建设发展的强大力量。报告突出强调抓好党的自身建设,进 一步增进了我们对党的绝对领导的信赖。报告对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作出新的重大部署,充分体现了党对伟大事业的历史担当,坚持以人为 本、执政为民的政治情怀,勇于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先进品质,进一步彰显了党的清醒、成熟和自信。

      张又侠代表说,报告部署了富国强军的新战略,进一步强化了我们忠实履行历史使命的紧迫感责任感。报告着眼适应国家发展战略和安全战略的新要 求,对军队发展目标、发展主题、发展模式、发展动力和发展保证等重大问题作了新的深刻阐述,是指导国防和军队建设的纲领性文献。武器装备建设作为国防和军 队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物质基础,必须认真落实报告部署要求,加快发展、加速推进。要继续大力弘扬“两弹一星”精神,从党委班子自身建设抓起,从各级主官做 起,以模范行动学习好、贯彻好。要全力以赴抓好军事斗争装备准备,加速推进高新武器装备建设,确保装备实用、耐用、好用。要突出抓好装备战线人才培养,尤 其要培养一大批高层次领军人才,造就一大批高技术装备管理使用人才。要着力提高武器装备自主创新发展能力,努力突破体制、机制和技术瓶颈,切实把建设发展 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四条让人呕吐的新闻:流泪达到高潮

早上看新闻,有这么四条,看了让人有呕吐的感觉。

一是华西村书记晒工资:基本月工资就2000多元。

说这话有意思吗?谁晒收入,只晒一项?你就是基本工资不发,对你有影响吗?你到底想说明什么?很委屈吗?能不能让人感觉到一点你说话的诚意。

二是梁稳根:生1000次死1000次都希望是在中国。

你让我想起秦始皇,他想把帝位传至万世,可惜只是他的美好愿望。你和他有曲艺同工之处,可惜你没他的胃口大,你只祈求一千次。

你为什么生1000次死1000次都希望是在中国。因为你在这里感觉很幸福,你不知道,很多人生一次,都觉得生不如死。

三是卫生部:希望香港严厉打击大陆孕妇赴港产子现象。

我怎么看,这句话都显得恶狠狠的。不管是赴美产子还是赴港产子,只要不违反法律,都是公民的自由。如果违法了,自有法律去管,你真的不用用这么恶狠狠的语气说话。

第4条呕吐的是

何桂琴:老百姓对党很拥护 党真的很好很纯洁

中广网北京11月1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党的十八大目前正在北京举行,两千多名来自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党代表,是全国亿万群众呼声的传递者。代表们最关心哪些问题?他们如何在会上履职尽责?中国之声十八大专栏《我在大会——代表日记》将带我们聆听代表心声。

十八大代表、宁夏固原市回民中学高级教师何桂琴:今天是11月11日,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四天。因为我们宁夏比较远,我们5号就来到了首都北京,10月8号聆听胡锦涛总书记做的十八大报告。我最激动、最振奋的是,报告里出现了平时老百姓常常在说的一些很亲切的词,比如说“美丽”这个词。最让我兴奋的就是,报告中第七部分阐明了我关注教育的这部分。

我们固原团8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媒体开放日会场上遇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固原团一个代表哭得不行,总书记的报告中竟然能把这样一些美好的词融 入到一个政治报告当中,这位代表感动地流着泪。他说作为一个中国人真的很自豪,虽然他经常在国外,但是他每次回来感受都很亲切,真的觉得自己的国家很好, 很美好。

10号早上,我们代表团又出现了一次流泪,而且达到一个更高的高潮,所有在场的代表在说的过程中一直在流泪,大家都很激动,用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我们那边的老百姓都很实在,很纯朴。宁夏比较偏远,老百姓对党很拥护。我们达成一个共识:老百姓说党很好,就说明党真的很纯洁,很好。


来源:天涯

泛华网独家:维基解密:温家宝:傻瓜一族(原文)

维基解密 2011年1月18日

2007年9月20日,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副总领事赛蒙·舒克德,机密电文
-------------------------
温家宝:傻瓜一族
-------------------------
11. (S) 根据[文字被隐没],温的家人令总理在政治上相当头痛。他的妻子张蓓莉涉足中国珠宝行业很深,曾是顶级珠宝贸易商戴梦得公司的最高层之一。在温担任总理后,她辞去了该公司的职务,但不过只是换了个名字而已,她仍在珠宝界维持着相当的影响力(注:张蓓莉是一位宝石鉴定家。注完)。温的女儿温如春曾在瑞士信贷银行北京分部工作了约一年,其子温云松经营一家投资基金。温的妻子及其子女得到了只要价钱合适就可“搞定事情”的名声。他们本人尽管不用收受贿赂, 却完全可以收取不菲的“顾问费”,或者用次等钻石去卖一个高价。外界都知道有事可找温家宝的家人帮忙。[文字被隐没]说,一次有人告诉他[文字被隐没]从温的儿子那里寻求帮助以解决[文字被隐没]拒绝了。
12. (S) [文字被隐没]说,温对家人的种种行为反感,但要么是无力要么是不愿去制止他们。他尤其讨厌自己的妻子打着自己的旗号行事。[文字被隐没]注意到,与几乎所有的其他政治局常委不同,温拒绝携妻进行出国访问。温情愿离婚,但由于位高权重的地位又不得不作罢。

[泛华网翻译]

20.09.2007: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ON LEADERSHIP ISSUES

Publisert: 18.jan. 2011 22:00 Oppdatert: 12.okt. 2011 21:19

S E C R E T SECTION 01 OF 03 SHANGHAI 000622
SIPDIS
SIPDIS
DEPT FOR EAP/CM, INR/B AND INR/EAP
STATE PASS USTR FOR STRATFORD, WINTER, MCCARTIN, ALTBACH, READE
TREAS FOR OASIA - DOHNER/CUSHMAN, WRIGHT
USDOC FOR ITA/MAC - A/DAS MELCHER, MCQUEEN
NSC FOR WILDER AND TONG
E.O. 12958: DECL: MR, X1
TAGS: PGOV, PINR, SOCI, ECON, CH
SUBJECT: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ON LEADERSHIP ISSUES
REF: A) SHANGHAI 615; B) SHANGHAI 485
SHANGHAI 00000622 001.2 OF 003
CLASSIFIED BY: Simon Schuchat, Deputy Principal Officer, U.S.
Consulate, Shanghai, Department of State.
REASON: 1.4 (b), (c), (d)

1. (S) Summary: According to a well-placed contact, there will
not likely to be any surprises in the line-up of the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PBSC). In part, this means that President
Hu Jintao, Premier Wen Jiabao, and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Chairman Wu Bangguo will all be staying and would be
joined by Liaoning Party Secretary Li Keqiang and NPC Vice
Chairman Wang Zhaoguo. Vice Premier Wu Yi will step down from
the Politburo while United Front Work Department head Liu
Yandong, Jiangsu Party Secretary Li Yuanchao, National
Development Reform Commission (NDRC) Chairman Ma Kai, and
Chongqing Party Secretary Wang Yang would all likely be
elevated. The real battle for control over the Politburo is
taking place in the Central Committee with people positioning
themselves and proteges in an effort to be elected at the Party
Congress in October. While preparations for the Congress are
heating up, fissures between Hu and Wen are also deepening, with
Wen increasingly angry over Hu´s meddling in government affairs.
End summary.
-------------------------
Latest on the PBSC Lineup
-------------------------
2. (S) During a September 17 discussion,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at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Chairman Wu Bangguo´s
son-in-law told him "there will not be any surprises" on the
PBSC at the Party Congress. Hu, Wen, and Wu Bangguo will all be
staying on. The rest of the current line up, with the possible
exception of Vice President Zeng Qinghong, will be retiring.
Those remaining would be joined by Liaoning Party Secretary Li
Keqiang and NPC Vice Chairman Wang Zhaoguo and, depending on
Zeng, one or two others, leaving seven PBSC members.
3. (S) According to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Wang will likely replace Jia Qinglin
as Chairman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While Jia has not yet reached the "mandatory"
retirement age of 68, both he and his family are vulnerable to
charges of corruption. Hu has ordered an ongoing investigation
into the misdeeds of Jia´s family, leading Jia´s son-in-law to
flee China. Hu has already approached Jia with a deal: if Jia
retires quietly, the investigation goes away quietly; a deal Jia
has apparently accepted. Meanwhile, propaganda chief Li
Changchun is going to be relieved from duty for "health reasons"
stemming from a previous bout of liver cancer, although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is is now simply a "political illness."
----------------
Politburo Rumors
----------------
4. (S) In addition to PBSC changes,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discussed a number of
changes likely to occur on the Politburo. Vice Premier Wu Yi
will step down due to age.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tated it will be impossible for
a Politburo or PBSC member to step down from their government
job but maintain their party slot, effectively contradicting
rumors that Wu might be able to retire as Vice Premier but still
remain to direct trade issues from a seat on the Politburo. Liu
Yandong is currently the woman being considered to fill the
"female" slot on the Politburo--although not necessarily Wu´s
substantive portfolio--should the top leadership decide that
such a slot is still needed. The military will be guaranteed at
least two slots on the new Politburo: one for the Defense
Minister; and one for the Chief of Staff. However, the practice
of having a uniformed officer sitting on the PBSC had died years
ago and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did not believe that it will ever be revived.
5. (S) According to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Jiangsu Party Secretary Li Yuanchao, a
Hu protege, will likely be promoted to the Politburo, probably
as head of the Organization Department which controls cadre
evaluation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promotions.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noticed an
indirect shift in attitude toward Li beginning several months
ago when rumors of Li´s pending promotion to the Organization
Department began surfacing. For instance, National Development
Reform Commission (NDRC) Vice Chairman Zhang Guobao had
initially been vehemently opposed to the Carlyle Group´s
acquisition of Xugong Machinery Corporation in Jiangsu Province--a deal on which Li has personally staked much of his
political reputation. However, several months ago, Zhang made
an abrupt about face on the issue, saying that of course he
supports the deal; he only wants to help fine tune it. As an
aside,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he does not expect any movement on the Xugong
deal before the Party Congress and expects that Carlyle will
still have to "sweeten the deal" a bit to allow the NDRC to save
face after opposing the deal for so long.
6. (S)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noted that Premier Wen is also hoping to name his
own successor to safeguard his policy and family interests.
NDRC Chairman Ma Kai, a Wen protigi, will likely be elevated to
the Politburo at the Party Congress, taking over the State
Council´s industry portfolio as a vice premier from Zeng Peiyan,
who will be retiring.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noted that there is a tradition that
the head of the top planning organization be promoted to that
particular vice premier slot. However,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assessed that Ma is
too old to be promoted to Premier at the 2013 NPC. Wen is
actually grooming Chongqing Party Secretary Wang Yang for the
job and is lobbying to also have Wang promoted to Vice Premier
with a seat on the Politburo. Barring that, Wang will likely be
promoted to State Council Secretary General.
-----------------------------
Central Committee Campaigning
-----------------------------
7. (S)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at there will probably be more candidates
than slots for the Central Committee, the Politburo, and the
PBSC. However, the PBSC will be selected ahead of time so there
is no real democracy involved, despite a show of "elections."
The real focus now is getting proteges placed on the Central
Committee, a chore that is far from being a done deal and one
that will determine which people´s proteges will be promoted to
the Politburo. Hu Jintao is positioning several of his proteges
through recent personnel changes in the provinces and ministries
to be in line to be elected to the Central Committee. Even
still, these candidates and others still need to campaign to try
to gain favor in the eyes of the Party Congress delegates. This
is especially important for people who lack name recognition, a
strong personal network, or people behind the scenes speaking on
their behalf.
8. (S) For instance,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at Minister of Commerce Bo
Xilai has been traveling to many different provinces recently,
using his Ministry´s largess to attempt to purchase favor with
local governments. Bo is in a difficult position. Since his
father, party elder Bo Yibo died, there is no one speaking up
for Bo Xilai at internal party meetings. To make matter worse,
Bo Xilai has many enemies who hated his father for helping oust
various reformers such as Hu Yaobang, Zhao Ziyang, and Qiao Shi.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joked that Bo Yibo "died about six months too soon" for his
son´s liking. (Note: Bo Yibo died on January 15, 2007. End
note.) Bo Xilai hopes that if he can garner a high enough
percentage of votes at the Party Congress electing him to the
Central Committee, it might boost his chances at getting on the
PBSC.
---------------------
Wen Chaffing Under Hu
---------------------
9. (S)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at Hu and Wen "don´t really get along at
all." He noted that Hu is frequently meddling in State Council
affairs, which causes Wen all sorts of grief.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was less
definitive, however, if there is also a rift between the two men
on policy preferences, or if their strife stems mostly from turf
battles.
10. (S) The divide between the two men has likely been deepened
by Wen´s conflict with Hu protege Li Yuanchao. At Wen´s behest,
Ma Kai had personally overseen the dismantling of Tieban Steel,
a large privately run steel mill in Jiangsu Province set up with
the encouragement of provincial officials and without State
Council approval. As part of Wen´s effort to rein-in rampant
economic growth in the coastal provinces, Ma made a public
example of the head of Tieban, Dai Guofang, who was arrested and
continues to languish in prison after three years, despite never
having been charged with a crime. Despite the fact that
investigators could not come up with a crime with which to
charge Dai, no one dares to release him from prison for fear
that Premier Wen might ask about his status and get angry at
whoever authorized Dai´s release. The incident has also
generated considerable "bad blood" between Li and Ma,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SHANGHAI 00000622 003.2 OF 003
--------------------------
Wen Jiabao: Chain of Fools
--------------------------
11. (S) According to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Wen´s family is a major political
headache for the Premier. His wife, Zhang Beili, is heavily
involved in China´s diamond trade and was one of the top
officials at the diamond trading firm Daimengde. Although she
gave up her title after Wen became Premier, it was a change in
name only and she is still very influential in the industry.
(Note: Zhang is a gemologist by training. End note.) Wen´s
daughter, Wen Ruchun, has been working for 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 in Beijing for about a year and his son, Wen Yunsong,
runs an investment fund. Wen´s wife and children all have a
reputation as people who can "get things done" for the right
price. Although they did not necessarily take bribes, per se,
they are amenable to receiving exorbitant "consulting fees" or
selling inferior diamonds at a significant mark-up.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at at one point it had been suggested to him that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eek
help from Wen´s son to resolve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had
refused.
12. (S)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at Wen is disgusted with his family´s
activities, but is either unable or unwilling to curtail them.
He particularly dislikes his wife for her brazenness in trading
on his name.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noted that unlike almost every other PBSC
member, Wen refuses to take his wife with him on official trips
abroad. Wen would like to get a divorce but is constrained by
the prominence of his position.
------------------------------
Hu´s Family: Clean but Divided
------------------------------
13. (S) In contrast, Hu´s family is relatively clean, said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Hu´s son, Hu Haifeng, works for Nuctech, a state owned company.
While Haifeng is compensated handsomely for his work, the
company´s profits go towards filling state coffers rather than
the pockets of Hu´s family, leaving Haifeng above reproach. The
one main area of familial dischord, however, is the marriage of
Hu´s daughter, Hu Haiqing. Haiqing is married to Daniel Mao
(Daolin), a wealthy internet entrepreneur and founder and former
CEO of sina.com. Daniel is almost 10 years older than Haiqing
and looks every bit the part of a paunchy, middle-aged, balding
man. Neither Hu Jintao nor his wife approved of the marriage
and were even less pleased with the large amount of publicity
that the couple´s nuptials garnered.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at Daniel is
currently unemployed after having been let go from sina.com.
-----------------------
Sleeping With the Enemy
-----------------------
14. (S) On a more salacious note,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at former Finance
Minister Jin Renqing´s mistress--the reason that he had been
fired from his job--had been introduced to Jin by former SINOPEC
Chairman Chen Tonghai, who had also been sleeping with her. The
promiscuous socialite had also been having affairs with several
other high-level officials, including Sichuan Party Secretary
and former Agricultural Minister Du Qinglin. The woman had been
introduced to these men as "someone working with a Chinese
military intelligence department." However, investigators now
believe she is a Taiwan intelligence operative.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said that
Wu Bangguo´s son-in-law had been introduced to this woman at a
social function and described her as anything but
pulchritudinous. [TEXT REMOVED BY AFTENPOSTEN] noted that Chen Tonghai is close to both
party elder Jiang Zemin and Zeng Qinghong.

JARRETT

泛华网注:来源: http://www.aftenposten.no/spesial/wikileaksdokumenter/article3994357.ece

习近平将操刀五个建设影响世界版图

【多维新闻】中国要在2020年即中共建党100周年前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共十八大后的5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是关键时期。这一关键期也恰与中共十六大时提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相吻合。从世界历史来看,一些国家正是站在战略高度,抓住发展机遇,成就了大国地位,从而深刻地影响了世界政治和经济版图。可见,即将接任的习近平未来几年执政责任之重。

那么,面对挑战和机遇,习近平将在何处着力?十八大报告中,明确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总体布局由“四位一体”发展成为“五位一体”。习近平也同时强调,“党的十八大主题简明而又鲜明地向党内外、国内外宣示了我们党将举什么旗、走什么路、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朝着什么样的目标继续前进”。分析人士认为,“五位一体”建设或许正是习近平执政“重要战略机遇期”的主要抓手。

中国战略机遇期形势看好

所谓“战略机遇期”,通常是指由国际国内各种因素综合作用形成的,能够为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良好条件和契机,并对其国际地位、历史轨迹等产生长远和深刻影响的特定历史时期。“重要战略机遇期”,是中共对当今国际国内形势作出的一个判断。十六大报告提出:“综观全局,21世纪头二十年,对我国来说,是一个必须紧紧抓住并且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等国际舆论也此起彼伏,中国同美国等大国在贸易、汇率等问题上磨擦不断,中国周边问题接踵而至。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在经济社会发展中也出现了诸如收入差距扩大、社会建设滞后、群体性矛盾等问题。据此,有人认为:中国的战略机遇期提前结束了。

但在观察人士看来,虽然当今世界的经济政治发生的深刻变化,但总体上有利于中国和平发展。从政治层面来看,最大的变动:一是美国高调重返亚洲,美国调整了战略把触角延伸到了中国周边;二是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金融危机,以及随之发生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重创了世界经济,也影响了世界政治格局特别是削弱了美国控制世界的能力;三是世界格局多极化趋势更加明显,20国集团走上世界舞台,全球治理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四是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在世界上的影响越来越大。

如此看来,中国的快速发展仍有重大的战略机遇。但有分析人士指出,即将接任的习近平也应该清醒地看到,正处“势”上的中国也确实面临着极大的挑战和考验。从国际看:世界经济复苏进程艰难曲折,国际金融危机还在发展,主要发达经济体增长动力不足,新兴经济体就扔面临通货膨胀和经济增速回落的双重压力,这也同时造成了国际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强化。从国内看,缓解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更为迫切。比如说,经济增长存在下行压力,房地产市场调控处于关键阶段,农业稳定发展但农民持续增收难度加大,就业总量压力与结构性矛盾并存,一些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经营困难增多,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凸显,能源消费总量增长过快等等。总的来说,内外问题相互关联,宏观调控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

“五位一体”是优化人的社会关系

当然,上述种种都是发展中的问题,而中共对于发展的总体布局,总有一个逐步深化和趋于完善的过程。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根据改革开放实践中出现的新问题,明确提出要坚持“两个文明”一起抓。在十三届四中全会后,江泽民进一步提出,在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同时,要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十六大以来,胡锦涛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战略思想,从而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由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的“三位一体”扩展为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四位一体”。在经过了10年的实践后,胡锦涛在“7·23”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讲话时,首次对中国当前的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以及生态文明建设方面的问题进行了具体的阐述,首次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总体布局由“四位一体”提升成为“五位一体”,并写入十八大报告。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辛向阳指出,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是关系发展全局的战略抉择。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高耗能、高污染、高成本已经严重制约了中国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1979年-2011年GDP年均增长9%以上,中国是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但中国单位GDP的能耗高出经合组织30个国家平均值的20%。所以必须从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双重角度来看待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高耗能、高污染、高成本问题,通过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实现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根本性变革,从而为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性转变奠定基础。

上述专家同时指出,五大建设的联系是相互作用的,不是单向度的。例如,社会建设与生态文明建设之间就是相互的:社会建设影响生态文明建设,反过来,生态文明建设也影响到社会建设。近些年来,由企业发展带来的严重环境问题以及垃圾焚烧等环境污染问题带来的群体事件呈上升趋势。这就告诉我们,只要不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把生态文明建设的理念、原则、目标等深刻融入和全面贯穿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着力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为人民创造良好生产生活环境,就会不断减少因环境问题而引发的群体事件,就会更加顺利地推进和谐社会建设。因此,胡锦涛在讲话中提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是涉及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根本性变革的战略任务”,必须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

“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思想应该是一种辩证的思想。解决政治建设方面的问题,需要与文化建设紧密结合起来,如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有助于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一些优秀的文化传统也有利于政治建设的开展;而解决政治建设方面的问题,还需要与社会建设紧密结合起来,推动广大群众参与社会生活的管理实际上就是在为政治建设打基础。解决文化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也需要运用经济建设的方法,比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要想在社会生活中发挥应有作用,就应当创建生产和再生产机制,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渗透到生产方式当中,贯穿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等各个方面中去。

辛向阳认为,按照“五位一体”的现代化建设总体布局,就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中,着力构建以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安定有序、充满活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为基本特征的和谐社会,说到底实则是不断培育、完善和优化人的社会关系。


(陆一 撰稿)

习近平下放河北不被理解 唯与刘源不谋而合

[关于习近平、薄熙来和刘源自请下放基层的故事,泛华网在《习近平当政标志着中国法西斯的崛起》一文中另有报道。]

【多维新闻】媒体挖掘2000年习近平接受共青团中央刊物《中华儿女》杂志的专访,回顾习近平从政之路。当时习近平已在福建任职,他回忆自己20世纪80年代初自请下放到河北正定,不被理解,只有同时下放到河南的刘源与其不谋而合。这篇文章描述习近平是一个极其低调而懂得团结人的进取型官员,他在专访中自曝曾经拒绝百次以上采访,“不愿意宣传个人”。

以下为刊登在当年第7期的专访:

习近平接受《中华儿女》的采访,表示因为工作岗位的关系,不用宣传大家已经注意到了,所以他拒绝了很多对他个人的采访,但他还是用朴实的语言回顾了自己的从政道路。

习近平(以下简称“习”):欢迎你们来。从我个人来说,这么多年来,对我个人的采访,我拒绝了有100次以上。我不愿意宣传个人,因为我们都在工作岗位上,你不宣传大家都在注意你了。从另一方面说,我们做了一些工作,那是应尽的职责;我们有了成长进步,也都是党和人民培养的结果,个人没有什么好宣传的,所以有关宣传个人的采访我都推掉了。还有人要写传记,我也都全部推掉。

杨:我们想也是这样的。因为这种宣传弄不好会引起副作用。

习:特别是现在流行的写法总要把这个人放进一个背景:这是谁的孩子啊,谁的先生啊,你要写的是这个人,写这些有什么用再说,这个背景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大家都知道,再炒来炒去真没意思。

杨:这种宣传确实没有意思,也没有必要。但是,作为高级领导干部,你们是群众和舆论关注的焦点,通过新闻和出版媒介让人民群众了解你们的工作,我认为这种宣传还是有必要的。

习:领导干部不是不可以宣传,但是不能多,并要把握好分寸。现在有一种倾向,一写领导干部就要将你写得多么完美,多么高大,要知道,世界上是没有至善至美的东西的,你把一个人写得完美了,人们就不相信了。同时,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离开人民群众,离开领导集体,你将一事无成。所以,我认为还是多宣传人民群众、多宣传领导班子集体为好。

杨:我听说,您在宁德的时候,不像有些干部那样,到一个新的地方先要烧“三把火”,要轰轰烈烈干几件“大事”。您没有豪言壮语,只是体现出一种滴水穿石的精神。

习:我当时去的背景是这样的,我在厦门任了3年副市长,其中后一段时间负责常务工作,在改革开放和推动特区建设方面做了一些工作。省委看到我在厦门有一些开拓精神,也有一些这方面的经验,省委决定调我任宁德地委书记。贾庆林同志那时是省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他找我谈话,说:“省委想让你到宁德去冲一下,改变那里的面貌。宁德地区基础差,发展慢,开什么会议都坐最后一排,因为总排老九嘛福建省有九个地市,没有实力,说话气不粗。你去之后,要采取一些超常措施,把这个状况改变一下。”当时的省委书记陈光毅和省长王兆国同志都非常支持和鼓励我。

我去了以后,马上就遇到通货膨胀、经济过热,党中央、国务院决定要治理整顿,大气候不利于采取超常措施。看到大家的心情是希望变,希望我来了以后带着大家变,没有看到我来了也是“光棍”一条,不可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奇迹。所以,我只能讲,治理整顿也是一种机遇,把大家心气提一提。我当时主要的思想是:这时候不能炒热。一般讲,刚来的时候,说一些让大家热血沸腾的话很容易,趁大家的劲“踢三脚”也容易,但是这个劲一挑起来,接着将是巨大的失望,我不能做这种事情。所以,我采取的办法是小火烧温水,常烧不断火,有时还给添点冷水,而不是烧三把火。他们给我讲闽东要干三件大事:开发三都澳港口、修建主温铁路、撤地区建市。我说,这些事要慢点来,因为我们的经济基础薄弱,不可好高鹜远,还是要按实事求是的原则办事,多做一些扎扎实实打基础的工作。

弱鸟先飞,滴水穿石,我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成长起来的。少走弯路,就像龟兔赛跑,你还是可以取胜的。当然,这些都要有长期打算,我并没有打算很早离开闽东。在闽东我主要抓了四件事:一是解放思想,理清发展思路;二是培养一支好的干部队伍;三是实实在在地抓扶贫;四是从闽东山海兼而有之的特点出发,念好“山海经”,抓好山海综合开发。在闽东干了两年,省委又调我到福州来工作。在闽东时间虽短,但是工作体会很深,跟大家感情很好。离开这么多年了,闽东还是我最感亲切的地方。

杨:听说您原来在中央军委机关工作,所处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岗位可以说是许多人可望而不可求的,当初您为何要做出下到地方基层工作的选择?

习:我是从中央军委办公厅下放到河北正定县的。到河北后,地委书记谢峰同志找我谈话,那是一位非常朴实的地委书记,解放初,20多岁就当了张家口地区专员,后来任河北省省长。我说,你对我有什么要求。他说,“既然你能下来走这步路,我想我就不必嘱咐了,你也不是那种草率从事的人。我就嘱咐你一条,就是你当年在农村之所以干起来,那是因为你置于死地而后生。我听了你的经历,你当时被打成‘反动学生’,最后像‘四类分子’一样下到那里,举目无亲,你是华山一条路,必须走下去,也可能这样你就成功了。但现在你不同了,你是本人选择下来的,人家可能不会理解。”

当时,确实有许多人对我的选择不理解。因为我在到河北之前是给耿飚同志当秘书,他当时是国防部长,又是政治局委员。他说,想下基层可以到野战部队去,不必非要去地方下基层。那时候从北京下去的人,实际上就是刘源和我。他是北师大毕业,要下去。我是在中央机关工作了几年,我也要下去,我们俩是不谋而合。刘源当时去了河南。走之前也参加了好几个聚会。许多人对我们的选择不理解,问我怎么现在还下去当时在我们这一批人中有一种从红土地、黑土地、黄土地、绿草原上终于回来了的感觉,有些人认为“文革”吃够了苦头,现在不能再亏了;还有一些人存在着要求“补偿”的心理,寻求及时行乐,我对他们的不解感到悲哀。古时候“十年寒窗,一举成名”,中个进士,谋个外放,千里万里他都去。像古时写《三言》的那个冯梦龙,到福建寿宁任知县时都快50岁了。那时候怎么去的寿宁万重山盃我们现在还不如古时候的士大夫。更可怜的是,我们的活动范围半径不过50公里,离不开北京,不愿意出去把北京的户口丢了。我说,我们要出来当年老一辈出去,是慷慨激昂。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中“上山下乡”,是迫不得已。但在这种不得已里头,使我们学到、体会到了很多的东西。现在一切都好了,那些禁锢我们的“左”的东西都解除了,我们更要去奋斗、努力,好好干一番事业。

杨:从我了解的情况看,20多年来您无论在乡里、县里,还是在地、市,包括福州您所在的地方团结搞得都很好。在团结合作方面,您是不是从您自己的角度讲讲,有没有一套完整的做法?

习:在团结方面,我从小就受家庭的影响。我父亲经常给我讲团结的道理,要求我们从小就要做讲团结和善于团结的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给人方便,自己方便”,用他的话讲,就是做每件事不要只考虑自己愿不愿意,还要考虑别人愿不愿意。因为你生活在人群中,什么事都以自己为主,这是不行的。父亲讲的团结方面的道理,当我们后来生活在集体环境时,体会就很深刻了。无论是上寄宿学校,还是下乡和参加工作,我都深深感到:凡事团结处理得好,工作都能做得比较好;凡事团结处理不好,就都做不好。特别是后来上山下乡到陕北,远在千里之外,举目无亲,靠的就是团结。在这方面自己也有挫折和教训。在上山下乡时,我年龄小,又是被形势所迫下去的,没有长期观念,也就没有注意团结问题。别人下去天天上山干活,我却很随意,老百姓对我印象很不好。几个月后我回到北京又被关进“学习班”,半年后被放出来,我再考虑回不回去最后见到我姨父,他解放前是太行山根据地的。当年是我姨姨、姨父把我妈妈带出来参加革命的,他们都是我们很尊敬的人。姨父给我讲他当年是东北大学学生,“一二·九”以后怎么开展工作,怎么到太行山,他说,我们那个时候都找机会往群众里钻,你现在不靠群众靠谁当然要靠群众。

听了他们的话之后,我就按这个思路回去了。回去以后,努力跟群众打成一片。一年来,我跟群众一起干活,生活习惯了,劳动关也过了,群众见我转变了,对我也好了,到我这儿串门的人也多了,我那屋子逐渐成了那个地方的中心——村中心,时间大概是1970年。每天晚上,老老少少都络绎不绝地进来。进来后,我就给他们摆书场,讲古今中外。他们愿意听城里人侃大山,讲他们不懂的事,渐渐地就连支部书记有什么事都找我商量,他说,年轻人见多识广,比他懂得多。这样,我在村里有了威信。

杨:听说您是在下乡插队期间入团、入党和当上大队党支部书记的,这在当时对你这样家庭背景的人是很不容易的。能不能谈一谈这一段的经历?

习:大概到了1973年,我们又集中考学,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像我这样家庭背景的人在当时是不可能被录取的。后来我又去冯家坪公社赵家河大队搞社教。搞社教很有意思,我当时是团员,不是党员。我已先后写过10份入党申请书,由于家庭的原因,都不批准我。这次公社又将我的入党问题交到县委去研究。县委书记说,这个村姓氏矛盾复杂,本地人很难处理得好,确实需要他回村里主持工作。他爸爸的结论在哪儿没有,不能因此影响他入党。所以就批准我入党,并让我当了大队支部书记。

经过许多的周折——“文化大革命”的周折,上山下乡的周折,最后,这个村居然需要我,离不开我,我当时的感觉是在农村好,如果当个工人或当这个、那个,越是这些地方“文革”搞得越厉害,少不了天天要挨批判。在陕北农村也要搞大批判,批刘少奇、邓小平在西北的代理人’,“彭、高、习”和刘澜涛、赵守一等,“彭、高、习”即彭德怀、高岗、习仲勋。搞大批判还是由我来念报纸,当地有几个识字的天天念得司空见惯了,也无所谓了。但当地的老百姓非常理解,毕竟是我父亲过去的根据地所在。我父亲那时是“陕甘边”的苏维埃主席,当时才19岁。有这个背景,就有很多人保护我、帮助我,再加上我本身也比较坚强,就这么过来了。

杨:您曾讲过,7年上山下乡的经历使您获益匪浅,请您谈谈最大收获是什么?

习:我的成长、进步应该说起始于陕北的7年。最大的收获有两点:一是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实际,什么叫实事求是,什么叫群众。这是让我获益终生的东西。二是培养了我的自信心。常言说,刀在石上磨,人在难中练。艰难困苦能够磨练一个人的意志。7年上山下乡的艰苦生活对我的锻炼很大,后来遇到什么困难,就想起那个时候,在那样困难的条件下还可以干事,现在干嘛不干你再难都没有难到那个程度。一个人要有一股气,遇到任何事情都有挑战的勇气,什么事都不信邪,就能处变不惊、知难而进。

杨:您是怎样从农村上大学的?

习:我那时一边当着村干部,一边总想着有机会我还是想上学深造一下,因为读书确实读得太少了,这与我理想的目标并不违背。那时候报大学,清华有两个名额在延安地区,一个分给延川县。我3个志愿都填清华,你让我上我上,不让我上就拉倒。县里将我报到地区,县教育局领导仗义执言为我力争;清华来招生的人不敢做主,请示清华。这又是一个机遇。1975年7、8、9三个月,正是刮所谓的“右倾翻案风”的时候。迟群、谢静宜都不在家,刘冰掌权,他说,可以来嘛。当时,我父亲下放到洛阳的耐火材料厂。耐火材料厂开了个“土证明”:“习仲勋同志属人民内部矛盾,不影响子女升学就业。”开了这么个证明,就上学了。走的时候,当地还剩下的一些知识青年都特别羡慕我。那些知青也都没得说,一恢复高考,都考上了学,还都是前几名。

上山下乡的经历对我们影响是相当深的,形成了一种情结——叫黄土地情结。在遇到困难时想到这些,就会感到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杨:我们注意到在今年1月召开的福建省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期间,省内新闻媒介报道说您在作政府工作报告中讲到“必须使每一位政府工作人员都牢牢记住,人民政府的权力来源于人民,必须代表人民的利益,必须为人民谋福利,切不可忘记了政府前面的‘人民’二字”时,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还报道在大会结束时,您以高票当选为省长。请问您对此有何感想?

习:对于我们共产党人来说,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必须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党和政府的一切方针政策都要以是否符合最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最高标准。要时刻牢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时刻将人民群众的衣食冷暖放在心上,把“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作为想问题、干事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像爱自己的父母那样爱老百姓,为老百姓谋利益,带着老百姓奔好日子,绝不能高高在上,鱼肉老百姓,这是我们共产党与那些反动统治者的根本区别。封建社会的官吏还讲究“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们共产党人不干点对人民有益的事情,说得过去吗?


(施予 编辑)

泛华网档案:万季飞

相关报道:泛华网人物系列
 
 

基本倾向

与兄万伯翱的左倾观点不同。更接近父万里的观点。“六四”后,1989年底至1991年4月,赴美国留学。

派系

万里系的旗手。

履历

1948年10月生,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人。万家祖祖辈辈生于东平,长于东平。在硝烟弥漫的解放战争时期,他出生于阳谷县,出生后不久,就随父母过长江,进军大西南。
1953年1月4日,万家在北京安家。
1966年,高中毕业时,十年浩劫开始了。父亲被打倒了,他们全家被扫地出门,饱尝颠沛流离之苦。
1969年1月,离开北京,到陕北延安插队劳动,上山下乡当知识青年。
1971年,到陕西汉中532工厂。后到北京汽车制造厂当工人。
1977年,参军,先后担任过干事、营指导员、副教导员、团政治处副主任等职务。
197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84年至1986年,参加了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获得党政基础专业大专文凭。
1984年底,从部队转业后,担任北京市顺义县县委副书记。当时农村改革正在深入发展,他从自己分管的工作入手,在推动顺义县的对外开放、横向联合、发展多种经营和乡镇企业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县委书记由臧洪阁担任。
1985年 下半年,调到宁夏回族自治区任区政府主席助理兼外经贸委副主任。这段工作经历使他加深了对边疆民族地区工作的重要性、艰苦性、特殊性和政策性的认 识。在自治区政府主席黑伯理同志的领导下,他在宁夏对内对外开放、发展外向型经济以及改善投资环境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了对外开放工作的经验。
1987年底至1996年,任职于北京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长期主管海外投资、对外工程承包、利用外国贷款和技术进出口工作,经过与同事们的共同努力,各项工作稳步发展,业务遍及五大洲。在此期间,他还负责过利用外资工作。
1989年底至1991年4月,赴美国马里兰大学研修,主攻英语和经济,并在当地进行了考察,对中美两国在经济管理方面的差异进行了比较和研究。回国后,通过考试晋升为高级经济师。
1993年3月31日,父亲万里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岗位上退了下来。
1993年,考入北京大学政治系与行政管理系硕士研究生班。
1995年12月底,任国务院特区办公室副主任,主管沿海沿江对外开放工作,为该地区发挥自身优势、实现两个根本性转变做了一些工作,也积累了在中央工作的经验。
1996年5月,自北京大学毕业,获法学硕士学位;他还曾在全国报刊杂志发表论文数篇。
1998年3月,全国人大九届一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原国务院特区办公室并入新组建的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他被任命为该办公室副主任。
2000年2月,任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
2003年5月,任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会长和党委书记。兼任国际商会中国国家委员会主席、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主任、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主任。
2003年10月23日,母亲边涛去世。
2005年04月,奥地利授予万季飞“大金质勋章”(“大金质勋章”是奥地利授予外国商会会长或国际上有特殊影响的外国经济、企业界人士的最高级勋章)。
2008年3月,当选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
2008年11月,获赠意大利对外贸易委员会特制奖章(该奖章仅有三枚),以感谢中国贸促会对意大利对外贸易委员会在华40年工作的大力支持。
2009年3月8日,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记者会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举行,主题是“政协委员谈上海世博会”。万季飞、周汉民、成岳冲、杨澜等四位委员出席并回答记者提问。
2010年,任上海世界博览会组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2010年,任上海世界博览会执行委员会执行主任。

亲属关系

万季飞,男,汉族,万里第四子。万里和边涛夫妇共有五个子女:

长子万伯翱毕业于河南师范大学外语系。伯翱从小聪明顽皮,生性好动,爱运动,在中学打乒乓球曾 获得二级运动员称号。爱交朋友,小学时就成为孩子头,不少人愿意跟随他,围着他转,跟着他玩;也有不少小朋友到家里来找他玩,有时也在家里吃饭。17岁时,上山下乡去农村劳动。后到河南西华国营农场当了一名园艺工人,一干就是10年。第一个春节,住的房子被大雪压塌了,差点儿把他砸死。后成为全国知识青年学习的典型人物,受到周恩来总理表扬。由于表现出色,他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又被部队选中入伍,成为一名人民解放军军官。又经数年,调入北京炮兵某部工作,这才回到离开20多年的北京。先后在河南待了20多年,妻在河南郑州铁路局工 作,后调到深圳,读了大学,分配了工作。

次子万仲翔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曾在公安局、中信集团法律部任律师,后来自己创办了一家广告公司。

女儿万叔鹏深得父母的宠爱,熟悉她的人都叫她“小棉袄”(父母的贴心人),而父母对她的要求也最严格。万叔鹏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曾先后到文化部、中国土畜产总公司工作。1989年3 月,万叔鹏和丈夫谭志民再次前往美国。此次出国的原因很简单,万叔鹏有些无奈地说:“当时,我们在国内压力挺大的,做事总怕给家里带来一些影响,好像总是 靠家庭的背景生活着,所以干脆就出去了。到美国就简单了,人家又不认识你是谁,全靠自己。”万叔鹏说:“刚到美国时我们很苦,我丈夫和女儿都在给别人打工,丈夫在搞建筑设计,女儿在宾州大学上学,生活的压力相当大。但我没想过退缩,我们家的孩子这点都很像我爸爸,都是山东人的性格。像我哥哥,他在农村一干就是十年,吃了多少苦哇。”就在这种困难的时候,美国的一所大学找到万叔鹏,他们提出,想请万里为学校题个词,他们愿意出四万美元的酬金。但万叔鹏拒绝了。万叔鹏回国后,夫妇俩开办一个建筑设计所,并在北京紫竹桥附近开了一个家具店,出售他们自己设计的家具,可能是他们的设计太前卫了,生意并不好。她说: “有一天,家具店里来了一个人,据说是联想总裁柳传志,我们都不认识。他左看右看,很欣赏我们的作品,看了以后也没说什么就走了。因为生意不好,没过几 天,我们就把这家店关了。谁知,联想集团的一个副总又专门到紫竹桥找这家店来了,一看关门了,他就问旁边的人,这家搬到哪去了。旁边的人也怪,还不告诉 他,无奈之下,他给了人家20元钱,才找到了我们的公司。他说,联想集团准备盖联想大厦,想请你们参加投标。当时,投标竞争得很激烈,参加投标的都是一些 知名的大单位,最后,我们设计的建筑方案最终得到了专家的认可和好评。不过,直到今天,联想集团的领导们也不知道谭志民和万家有什么关系。” 直到退休都没有参加共产党。

四子万季飞。

最小的小五,便顺取谐音叫万晓武,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在美国从事技术工作。

名暖万宝宝是万季飞的女儿。


泛华网整理。

新中央委员抢先看

在中共18大的247人组成名单中,除了中共像万里、宋平这样的政治老人,还包括往届健在的常委、17届常委和政治局委员及部分中央委员。那么剩下的名单要么都是这次18大要安排上位晋升的,要么就是老红军、基层劳模、军中英雄的绿叶。这里本博详细将这非中央委员的主席团成员111人名单逐一解析解剖。

按照16、17大的惯例,没有列在主席团成员名单上后又当选中委的16大为62人、17大为56人。这样推测,18大也可能在60人左右,那将是待选或即将入阁的中央国家机关正职领导、省直辖市正职领导、军队总部各大兵种各大军区军事院校领导。这里一并也给出16、17届中委和18大代表团成员名单供参考。

领袖的后代(两位):

邓朴方 陈元
这两位被列入主席团很多次了,属于象征意义,以往没被选人中委,这次也不会有大起色。

省级党政行政“一把手”(15位):

王三运:甘肃省委书记

李鸿忠:湖北省委书记

赵克志:贵州省委书记

罗志军:江苏省委书记

陈全国:西藏自治区书记

郭声琨:广西自治区书记

张毅: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

黄兴国:天津市市长

黄奇帆:重庆市市长

朱小丹:广东省省长

努尔·白克力:新疆自治区主席

白玛赤林:西藏自治区主席

马飙:广西自治区主席

王正伟:宁夏自治区主席

巴特尔:内蒙古自治区主席
这些地方大员几乎百发百中,落选中委到候补的可能性很小。

中央机关和司法政协工会(14位):

栗战书:中办主任

雒树刚:中宣部常务副部长

蔡赴朝:中宣部副部长

张裔炯: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

全哲洙:中央统战部副部长. 全国工商联. 党组书记、第一副主席

周本顺:中央综治委副主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

欧阳淞: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

张研农:《人民日报》社社长、总编辑

冷溶: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

何毅亭: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

沈德咏: 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正部长级)、副院长

胡泽君: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检察长

孙怀山:全国政协机关党组书记 全国政协副秘书长

王玉普: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党组书记
对于中央机关或相应单位的要看实力和位置重要程度,但至少都有候补保证。

军方和国防科技口代表(14位):

蔡英挺:南京军区司令员

魏亮:广州军区政治委员

刘福连:北京军区政治委员

杜恒岩:济南军区政委

褚益民:沈阳军区政治委员

田修思:空军政委

朱福熙:空军政治部主任

许耀元: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政治委员

刘亚洲:国防大学政治委员

王建伟:国防科技大学政治委员

孙思敬:军事科学院政委

车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政委

赵宪庚: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院长

张国清:兵工集团总经理
除了国防科技口无办法保证外,将领只要列在这里几乎是全上。

国务院部门领导(29位):

苗圩:工信部部长

陈德铭:商务部部长

王勇:国资委主任

支树平:质检总局局长

李立国:民政部党组书记、部长

袁贵仁:教育部部长

杨栋梁:国家安监总局局长、党组书记

于广洲:海关总署署长、党组书记

王志刚:科技部党组书记、副部长

张茅: 卫生部党组书记、副部长

王侠: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

白春礼:中科院院长

王伟光: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

杨焕宁: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正部长级)

李东生: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正部长级)

李建华: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党委书记

李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党组副书记

张勇: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正部长级

尤权:国务院常务副秘书长,正部级

谢伏瞻:国务院研究室主任

彭清华:中联办主任

王光亚:国务院港澳办主任

鄂竟平:国务院南水北调办主任

汪永清: 国务院副秘书长、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常务副书记

林军:中国侨联党组书记、主席

梁国扬:全国台联会长

郭树清:证监会主席

陈宜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

宋大涵: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
大规模的国务院正部级干部是中委的主体,落选也是候补。

央企民企巨头(18名):

姜建清:工商银行董事长

王洪章:建行董事长

肖钢:中国银行董事长

蒋超良:农行董事长

项俊波:保监会主席

张瑞敏:民企海尔集团董事长

蒋洁敏:中石油董事长

王宜林:中海油董事长

王晓初:中国电信董事长

林左鸣:中航工业董事长

熊群力: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

胡问鸣: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

许达哲: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副总经理

马兴瑞: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

孙勤: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徐建一:一汽集团总经理

徐乐江:宝钢集团公司董事长

楼继伟:中投公司兼中央汇金公司董事长
这些大老板大多都是候补命,除了要当央行行长,因鱼和熊掌不可兼而得之。

群众团体和科技代表(7位):

赵实:中国文联党组书记

张海迪: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

陈希:中国科协党组书记

孙家正: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文联主席

李金华: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铁凝:中国作协主席

胡和平:清华大学党委书记

朱善璐:北京大学党委书记
人家孙家正、李金华早就做过中委了,在这做摆设,其他的向候补努力吧。

绿叶英雄代表(11名):

焦若愚:97岁年龄最大党代表、原北京市领导

苏毅然:老红军、原山东省委书记

庄仕华:武警新疆总队医院院长

赵宏博:著名花样滑冰名将

薛莹:中航工业西安飞机国航部件总厂装配铆工

郭明义:有「当代雷锋」美誉的辽宁鞍山钢铁集团职工

贾东亮:广东省肇庆市广宁县八一生态农场,看望慰问农场场长

邓前堆:云南省福贡县拉马底村乡村医生

何祥美:南京军区战士、“枪王”

白洁:河南省灵宝市检察院副检察长

廷•巴特尔:草原儿子、被当地牧民视为英雄
既然是当绿叶的,挑几片放候补吧。


附1: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名单

(共247人)

(按姓氏笔画为序)

于广洲 万里 习近平 马馼(女) 马凯 马飚(壮族) 马兴瑞 王刚 王侠(女) 王珉 王勇 王晨 王毅 王三运 王万宾 王玉普 王正伟(回族) 王东明 王乐泉 王光亚 王伟光 王兆国 王志刚 王岐山 王沪宁 王宜林 王建伟 王胜俊 王洪章 王晓初 王家瑞 支树平 尤权 车俊 乌云其木格(女,蒙古族) 尹蔚民 巴特尔(蒙古族) 邓朴方 邓前堆(怒族) 卢展工 田修思 白洁(女) 白立忱(回族) 白玛赤林(藏族) 白志健 白春礼(满族) 令计划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维吾尔族) 吉炳轩 回良玉(回族) 朱小丹 朱之鑫 朱善璐 朱福熙 朱镕基 廷·巴特尔(蒙古族) 乔石 华建敏 全哲洙(朝鲜族) 庄仕华 刘淇 刘鹏 刘云山 刘亚洲 刘延东(女) 刘奇葆 刘晓江 刘家义 刘福连 江泽民 许达哲 许其亮 许耀元 孙勤 孙怀山 孙春兰(女) 孙政才 孙思敬 孙家正 苏荣 苏毅然 杜青林 杜恒岩 李伟 李鹏 李长才 李长春 李从军 李东生 李立国 李兆焯(壮族) 李克强 李岚清 李金华 李建华 李建国 李海峰(女) 李继耐 李鸿忠 李景田(满族) 李瑞环 李源潮 杨晶(蒙古族) 杨传堂 杨栋梁 杨洁篪 杨焕宁 肖钢 肖捷 吴邦国 吴官正 吴胜利 吴爱英(女) 吴新雄 何勇 何祥美 何毅亭 冷溶 汪洋 汪永清 沈跃跃(女) 沈德咏 宋平 宋大涵 宋秀岩(女) 张平 张阳 张茅 张勇 张毅 张又侠 张庆黎 张国清 张宝顺 张春贤 张研农 张高丽 张海阳 张海迪(女) 张瑞敏 张裔炯 张德江 陆昊 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维吾尔族) 陈元 陈希 陈雷 陈至立(女) 陈全国 陈宜瑜 陈奎元 陈炳德 陈德铭 努尔·白克力(维吾尔族) 苗圩 范长龙 林军 林左鸣 欧阳淞 尚福林 罗干 罗志军 罗保铭 周济 周强 周小川 周本顺 周生贤 周永康 周伯华 郑万通 房峰辉 孟学农 孟建柱 项俊波 赵实(女) 赵乐际 赵克石 赵克志 赵宏博 赵洪祝 赵宪庚 胡问鸣 胡和平 胡泽君(女) 胡春华 胡锦涛 柳斌杰 俞正声 姜伟新 姜异康 姜建清 贺国强 秦光荣 袁纯清 袁贵仁 耿惠昌 聂卫国 栗战书 贾东亮 贾庆林 钱运录 铁凝(女) 徐才厚 徐乐江 徐建一 徐绍史 郭声琨 郭伯雄 郭明义 郭金龙 郭树清 黄兴国 黄奇帆 曹建明 盛光祖 常万全 鄂竟平 梁光烈 梁国扬 尉健行 彭清华 蒋洁敏 蒋超良 韩正 韩长赋 焦若愚 曾庆红 温家宝 谢伏瞻 谢旭人 强卫 楼继伟 路甬祥 靖志远 褚益民 蔡武 蔡英挺 蔡赴朝 雒树刚 廖晖 廖锡龙 熊群力 薛莹(女) 戴秉国(土家族) 戴相龙 魏亮

附2:

出现在18大主席团名单上的非上届中央委员或党和国家领导人 (共111位)

于广洲 马飚(壮族) 马兴瑞 王侠(女) 王勇 王三运 王玉普 王光亚 王伟光 王志刚 王宜林 王建伟 王洪章 王晓初 支树平 尤权 车俊 巴特尔(蒙古族) 邓朴方 邓前堆(怒族) 田修思 白洁(女) 白玛赤林(藏族) 白春礼(满族) 朱小丹 朱善璐 朱福熙 廷·巴特尔(蒙古族)全哲洙(朝鲜族) 庄仕华 刘亚洲 刘福连 许达哲 许耀元 孙勤 孙怀山 孙思敬 孙家正 苏毅然 杜恒岩 李伟 李东生 李立国 李金华 李建华 李鸿忠 杨栋梁 杨焕宁 肖钢 何祥美 何毅亭 冷溶 汪永清 沈德咏 宋大涵 张茅 张勇 张毅 张国清 张研农 张海迪(女) 张瑞敏 张裔炯 陈元 陈希 陈全国 陈宜瑜 陈德铭 努尔·白克力(维吾尔族) 苗圩 林军 林左鸣 欧阳淞 罗志军 周本顺 项俊波 赵实(女) 赵克志 赵宏博 赵宪庚 胡问鸣 胡和平 胡泽君(女) 姜建清 袁贵仁 栗战书 贾东亮 铁凝(女) 徐乐江 徐建一 郭声琨 郭明义 郭树清 黄兴国 黄奇帆 鄂竟平 梁国扬 彭清华 蒋洁敏 蒋超良 焦若愚 谢伏瞻 楼继伟 褚益民 蔡英挺 蔡赴朝 雒树刚 熊群力 薛莹(女) 魏亮

附3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

(共198人,其中62人未列入主席团236人成员名单,这里用线表示)

(按姓氏笔画为序)

习近平 马凯 马启智(回族) 马晓天 王刚 王晨 王云龙 王云坤 王太华 王正伟(回族) 王乐泉 王兆国 王众孚 王旭东 王岐山 王沪宁 王金山 王建民 王胜俊 王鸿举 乌云其木格(女,蒙古族) 邓昌友 石云生 石秀诗 石宗源(回族) 艾斯海提·克里木拜(哈萨克族) 卢展工 田成平 田聪明 白立忱(回族) 白志健 白克明 白恩培 司马义·艾买提(维吾尔族) 列确(藏族) 回良玉(回族) 朱启 乔清晨 华建敏 多吉才让(藏族) 刘京 刘淇 刘云山 刘书田 刘冬冬 刘永治 刘延东(女) 刘华秋 刘志军 刘振华 刘镇武 许永跃 许其亮 孙志强 孙家正 牟新生 苏荣 杜青林 李长江 李长春 李至伦 李兆焯(壮族) 李安东 李克强 李金华 李建国 李荣融 李栋恒 李贵鲜 李铁林 李继耐 李乾元 李盛霖 李肇星 李德洙(朝鲜族) 李毅中 杨元元 杨正午(土家族) 杨怀庆

杨德清 肖扬 吴仪(女) 吴双战 吴邦国 吴官正 何勇 汪光焘 汪恕诚 汪啸风 沈滨义 宋法棠 宋照肃 宋德福 迟万春 张云川 张中伟 张文台 张文康 张玉台 张左己 张立昌 张庆伟 张庆黎 张学忠 张春贤 张俊九 张高丽 张维庆 张福森 张德江 张德邻 陆浩 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维吾尔族) 陈云林 陈至立(女) 陈良宇(被免职) 陈传阔 陈建国 陈奎元 陈炳德 陈福今 罗干 罗清泉 季允石 金人庆 周强 周小川 周永康 周声涛 周遇奇 郑万通 郑斯林 孟学农 孟建柱 项怀诚 赵可铭 赵乐际 赵启正 胡锦涛 钮茂生(满族) 俞正声 闻世震 姜福堂 洪虎 贺国强 袁伟民 热地(藏族) 贾庆林 贾治邦 贾春旺 柴松岳 钱运录 钱国梁 钱树根 徐才厚 徐匡迪 徐有芳 徐光春 徐荣凯 徐冠华 高祀仁 郭伯雄 郭金龙 唐天标 唐家璇 黄菊(逝世) 黄华华 黄晴宜(女) 黄智权 黄镇东 曹刚川 曹伯纯 常万全 符廷贵 阎海旺 梁光烈 隋明太 葛振峰 韩正 储波 曾庆红 曾培炎 温宗仁 温家宝 蒲海清 蒙进喜 雷鸣球 虞云耀 路甬祥 解振华 靖志远 廖晖 廖锡龙 滕文生 薄熙来 戴秉国(土家族) 戴相龙 魏礼群

附4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

(204名,其中56人没有列入237人主席团名单,这里用线表示)

(按姓氏笔画为序)

于幼军、卫留成、习近平、马馼(女)、马凯、马晓天、王刚、王君、王珉、王晨、王毅、王万宾、王太华、王正伟(回族)、王东明、王乐泉、王兆国、王旭东、王岐山、王沪宁、王国生(军队)、王金山、王胜俊、王家瑞、王鸿举、王喜斌、乌云其木格(女,蒙古族)、尹蔚民、邓楠(女)、邓昌友、艾斯海提·克里木拜(哈萨克族)、石宗源(回族)、卢展工、田成平、田修思、白立忱(回族)、白志健、白恩培、白景富、令计划、司马义·铁力瓦尔地(维吾尔族)、吉炳轩、列确(藏族)、吕祖善、回良玉(回族)、朱之鑫、朱维群、华建敏、向巴平措(藏族)、刘京、刘淇、刘鹏、刘源、刘云山、刘冬冬、刘永治、刘成军、刘延东(女)、刘志军(已被除名)、刘奇葆、刘明康、刘晓江、刘家义、许其亮、孙大发、孙忠同、孙春兰(女)、孙政才、孙晓群、苏荣、杜青林、李斌(女)、李长才、李长江、李长春、李从军、李世明、李成玉(回族)、李兆焯(壮族)、李克强、李学举、李学勇、李建国、李荣融、李海峰(女)、李继耐、李盛霖、李景田(满族)、李源潮、李毅中、杨晶(蒙古族)、杨元元、杨传堂、杨衍银(女)、杨洁篪、杨崇汇、肖捷、吴双战、吴邦国、吴胜利、吴爱英(女)、吴新雄、何勇、汪洋、沈跃跃(女)、宋秀岩(女)、迟万春、张平、张阳、张又侠、张云川、张文岳、张玉台、张左己、张庆伟、张庆黎、张宝顺、张春贤、张高丽、张海阳、张德江、陆兵(壮族)、陆浩、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维吾尔族)、陈雷、陈至立(女)、陈国令、陈建国、陈奎元、陈炳德、范长龙、林树森、尚福林、罗保铭、罗清泉、周济、周强、周小川、周生贤、周永康、周伯华、房峰辉、孟学农、孟建柱、赵乐际、赵克石、赵洪祝、胡春华、胡锦涛、柳斌杰、俞正声、姜大明、姜伟新、姜异康、贺国强、秦光荣、袁纯清、耿惠昌、聂卫国、贾庆林、贾治邦、钱运录、徐才厚、徐光春、徐守盛、徐绍史、高强、郭伯雄、郭金龙、郭庚茂、黄小晶、黄华华、黄晴宜(女)、黄献中、曹建明、盛光祖、常万全、符廷贵、康日新、章沁生、梁光烈、梁保华、彭小枫、彭清华、葛振峰、董贵山、蒋巨峰、韩正、韩长赋、喻林祥、储波、童世平、温家宝、谢旭人、强卫、路甬祥、靖志远、蔡武、廖晖、廖锡龙、薄熙来(已被除名)、戴秉国(土家族)、戴相龙、魏礼群

时间仓促,如有错误请指正。

来源:多维博客 高原野草

薄熙来的“女接班人”狠毒地弄掉了薄手下一拨人

【大纪元2012年1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综合报导)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孙春兰,当年做为辽宁省的“坐地户”,在大连任职4年时,掌握薄熙来的恶行,她将薄熙来大连市委书记任内的势力一一清除。

孙春兰是辽宁本土人,在辽宁工作40年。孙45岁成为副部级官员,2001年接任了薄熙来的大连市委书记一职,薄熙来则成为了辽宁省长。孙春兰比薄熙来年轻1岁,当时还被视为薄熙来的“女接班人”。

有报导称,在自视甚高的薄熙来眼中,孙春兰既无学历,也无能力,却依靠女性的独特优势爬到他头上,心中自然愤愤不平,不免在一些场合冷嘲热讽,笑她是“钟表女工”,两人因此结怨。

姜维平说,时任大连市委书记的孙春兰对前任书记薄熙来下手的内容包括:

一是把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得力打手,原市政法委书记成城撤职,并具有讽刺意义地安排他当了市政府副秘书长,而当年薄熙来就是如此把他不喜欢的干部通通困在这个位置上“晒死”。

二是把公安局长换了人,用张继先取代了薄熙来在金州任职时的铁哥们孙广田;

三是把薄熙来的另一个民愤极大的打手,大连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彭永毅撤职,用沈丽荣取代他,沈最后任孙春兰的得力助手——市委办公厅主任;

四是孙春兰下令薄熙来的“贴心大姐”,在金州即与其特别密切,后任市政府秘书长的孙世菊退休;

五是逼迫薄熙来的亲信,副市长刘长德、董文杰、贾崇彬等人全部退位。

除了孙广田,夏德仁之外,薄熙来临走前安排的人马已全军覆没。

2005年底,孙春兰进京担任全国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成为正部级干部。两年后的十七大,这位十五届、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得以转正。

2009年11月,孙春兰被委任福建省委委员、常委、书记;2010年1月当选为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成为中共内部排名第一的“女诸侯”。

孙春兰在大连、福建时候也对法轮功也进行了迫害,目前已经上了恶人榜。

【周晓辉】:李鹏家族外移巨资 再为十八大唱哀歌

 【大纪元2012年11月12日讯】在胡锦涛在十八大上刚刚发出“反腐解决不好可致亡党”的衰音后,有北京的消息人士向海外泛华网透露,前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家族正在准备逃离中国。李鹏的儿子李小鹏、李小勇和女儿李小琳近期正在积极将财产转往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由于金额过大,引起了澳大利亚防范洗钱的政府机构澳洲交易报告及分析中心的注意,并将消息反馈给中共当局,从而使其暴露。

向海外转移资产的中共高官当然并非仅限于李鹏家族。至少从以往曝光的消息看,江泽民、曾庆红、薄熙来等家族都榜上有名。日本《朝日新闻》6月曾报导说,谷开来承认自90年代前期开始到被捕前,她利用薄熙来的地位,收受有关企业的现金,向在美国、英国开设的银行账户转移了60亿美元。而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夫妇在澳洲以人民币2.5亿的高价购买的豪宅亦让人乍舌,这背后还有多少来历不明的资金?

此外,2010年底,英国还曾流出一份《维基解密》16条摘要,其中第一条就是谈中共官员将财产转移至瑞士银行的问题:中国高官在瑞士银行大约有5,000个账户,三分之二是中央官员。目前还有150个名字尚未确认,估计是家眷。部级以上和大多数的中央委员,几乎人人有份。为何名单被泄露,原因是一名瑞士银行的法国雇员,私自带走了客户信息,并向法国税务单位检举偷税大户,而中国大陆人员的姓名拼音并不难识别。

中共高官到底贪了多少钱,想必是笔糊涂账。不过,或许从源源不断的外逃资金中可以一窥端倪。据美国一家研究机构“全球金融道德”在今年10月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在过去的11年间,中国资金非法外移高达3.8万亿美元,一个明显的特征是外移资金从2000年的1,726亿美元增加到2011年的6,029亿美元。尽管该机构无法确认非法外流资金中,有多少是腐败或者犯罪所得,但是大笔资金外流,不但意味着逃漏税情况严重,也代表着贫富差距的扩大。

而该机构两年前的报告曾指出,中国非法转移出境的资金包括中国贪官及国营企业主管等,金钱落脚点以美国洛杉矶为主。除洛杉矶外,金钱落脚点亦包括欧洲、澳洲、加拿大及东南亚等地区。

3.8万亿美元!谁有能力非法转移出去如此巨资?显然大多数平头百姓不但没有这许多钱,也是力所不能及也,而贪官及家人、国企高管等应是主力军。据悉,香港和大陆的一些洗钱公司,就是专门为他们服务的。

中共高官、各级官员等不仅向外国转移资产,而且亦争相将自己的家人变成外国国籍。据香港《动向》5月报导,中共曾展开一项内部调查,结果发现截至2012年3月31日,有九成中央委员直系亲属移民海外。另据国务院研究室、公安部外事处、外交部等机构的统计,省部一级直系亲属持双重国籍情况日趋严重,在已退离休省部一级高干直系亲属中有5万6千至6万人持双重国籍;现职省部一级高干直系亲属有1万8千至2万人持双重国籍。

中共官员将贪腐来的钱转移出国,将家人送往海外,正表明他们对党是何等的不信任,并坚信不疑党迟早完蛋;而李鹏家族在十八大召开前后如此急不可待地将资金外移,除了担心受薄熙来一案牵连外,显然是意识到中共这艘破船将随时沉没,是以要尽快逃离。他们此举不仅再为十八大唱起了哀歌,而且也是对十八大再提“反腐”的绝妙讽刺。中共反腐,反谁呢?只抓些虾兵蟹将,能让谁服气呢?

既然反腐早已注定解决不好,那就借用胡锦涛的预言:中共必将灭亡。不过,亡党可不意味着亡国,因为没有了中共,中国老百姓才可以更好地建设自己的国家,才可以拥有更多的自由。

十八大人事布局透視 新老交錯+薄案衝擊

特派記者李春北京12日電

中共十八大進入人事議題,也就是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的名單醞釀和最後選舉。中央委員會的組成,則與中共最高核心領導層成形有重大關連。中共十八大人事安排,可以說是變局連連的一次,其最大的「變」,就在「名單」的學問上。

今年初以來,有關中共新領導層的「名單」,出現各種版本,但真正的「名單」,即最後將向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提出的「建議人選」名單,仍隱而未露。

這「名單」隱而未露有兩個原因,一是中共十八大召開的政治背景相當複雜,有「三世同堂」的新老交錯,又有不同派別的利益之爭,更有薄熙來事件對中共政壇的重大衝擊,因此人事的協調相當困難。在這種政治背景下,主事人決意在人事安排上,更加地體現黨內民主。

於是出現「層層遞進,有保有棄」的人事安排。首先是「層層遞進」,在會前多番徵求意見、類似海選的鋪墊,此次大會的中委選舉,就成了關鍵,因為這次選舉,繼續實施差額制,且差額比率會有大幅度提高。

中共十三大開始,趙紫陽在鄧小平授意下,修改中共黨章,首次以完善黨的選舉制度為名,在中共黨代會引入差額選舉制度。其後,差額比率最高為逾百分之十,最低為百分之五。中共十六大的差額比率為百分之五點一,預選候選人兩百零八名,實選一百九十八名,相差十人;中共十七大中央委員差額比率「破八」,定為百分之八點三,提名中央委員會人選兩百廿一名,應選兩百零四名,相差十七人。

在過去差額選舉中,曾被差額選掉的政治明星,包括人們熟悉的薄熙來;被屬意進入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前中宣部長鄧力群;曾被考慮晉升國務院領導的四川前省長蕭秧。

中共十八大預定繼續實施差額選舉,中央委員的差額比率大幅提升,回到中共十三大後最高比率百分之十以上。之前建議的比率是百分之十二,相信會在百分之十二點六至百分之十二點八之間,最後由大會主席團確定。

差額比率擴大也意味事前預定的核心領導層人選,競爭、風險加大。對於政治局委員和常委人選,中共領導層會協商出一份建議人選名單,但這份名單將充分考量差額因素,如果某人在中央委員會一級,就被差額選掉,當然不可能再進入一中全會的領導層選舉名單,只能進到中央候補委員的預選名單中,再選一次。

除了差額,還有票數,在中央委員選舉中,得票高低,懸殊太大也不好,如果某位政治局常委的可能人選,在中央委員的投票選舉中,票數吊車尾,那他在與其他人競爭入常時(成為政治局常委),可能會落敗。

這次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人選中,還出現具中共特色的「棄保效應」。最早曾傳出「保五放二」,即保習近平、李克強等五席,放開另外兩席,由三個競爭,看誰能上。最新的說法有變,變成了「保二放五」,即除了習近平、李克強兩位已獲全黨公認人選外,其他五個席位放開,由七至八個人「競爭上崗」(取得機會)。

如果「棄保之說」有效,近日出場的熱門人選表現各異,低調的,低得見不到影;高調的,高得令人稱奇,就有合理的解釋了。


世界新聞網

大陸首富:加入共黨找老婆会較漂亮

大陸首富:加入共黨老婆較漂亮

記者林克倫、林則宏北京12日電

當上中國共產黨黨員有什麼好處?大陸首富也是中共十八大黨代表、三一重工董事長梁穩根昨天傍晚說:「找對象方便、老婆比較漂亮!」首富見解果然驚人。他對赴台投資也表現出濃厚興趣,他說,「若能赴台投資,將列為海外投資的首位」。

隨著民營經濟發展,民營企業家入選中共黨代表的人數也在增加。中共六大時有江蘇沙鋼集團董事長沈文榮等六人亮相;十七大時,梁穩根與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等十七位民營企業家當選,十八大時增加到卅四人,創中共黨代會的歷史紀錄。

身家高達五百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二千三百五十億)、被富比士列為二○一一年「中國首富」的梁穩根,歷經十多年申請後,才得以加入中國共產黨,媒體問梁穩根為何這麼積極入黨?

梁穩根很認真地回答說,黨員是個理想、追求上進的人,對外說我是共產黨員,大家會比不是黨員要更受尊敬;且「年輕男性黨員,找對象要方便些,而大部分黨員找的老婆,都比非黨員要漂亮一些!」梁穩根的「黨性」堅強,二○○四年入黨後曾感慨說:「把黨的事業和三一事業融為一體,三一才真正找到了方向!」

傳言梁穩根將成為新一屆中央候補委員,他表示:「捕風捉影、空穴來風、別有用心」;當媒體再追問他是否看見自己名字在醞釀名單上,他又語帶玄機地說:「我還不知道,這個問題我不能說,但我相信你應該聽懂了!」

三一重工因赴美投資遭控危及國安,被迫撤資,梁穩根一怒狀告美國總統歐巴馬,對歐巴馬的連任,梁嚴肅地說:「這個事還沒搞完,他不能一走了之,他還當總統,告他就還有對象存在,這是一件好事!要不當了,我還擔心,我去找誰呢?」

至於是否赴台投資,梁穩根表示,三一的產品已在台銷售,銷售額約一億元人民幣(新台幣約四億七千萬),現正籌備在台設辦事處;梁穩根說,他今年底或明年初將到台灣考察,「如果台灣歡迎我去投資,我一定把對台投資,放在對外投資的首位」。

梁穩根在記者會中展現了他的風趣與機智,當本報記者問他「黨希望你為更廣大人民群眾服務,希望你棄商從政,你願意嗎?」他回答說,「我話都不會說,怎麼當官?」。


世界新聞網

明鏡預報:十八大人事仍有新變化

  明鏡新聞網記者

  接近中共十八大會議的人士對明鏡網說,最近幾天,涉及到新一屆政治局人事的安排,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主要涉及的人包括李源潮、趙樂際、張春賢、王珉等。

  未來幾天,明鏡網將大幅度增加有關中共十八大的獨家報導與分析。


令計劃是十八大上最大的炸彈?

                                                               令計劃的哥哥令政策。
 政敵接連發難
  在兒子“車禍”、與周永康政治交易、操弄“海選”等醜聞相繼曝光后,令計劃儼然已經出局,隨著貴州省委書記栗戰書接掌中央辦公廳,他已經被排擠到權力中樞之外了。
  但雪上加霜的是,令計劃還因爲常在胡總書記身邊而招人恨。有批評說令作為總書記胡錦濤的大秘,在樹立和維護領袖形象方面失職。多年來,尤其是近年來, 胡錦濤的言談舉止日益呆板機械,日益讓民衆反感,這些大員歸咎於令計劃不僅未能有效樹立開明、務實、親民、敏銳的總書記形象,推出的作秀舉動,也常常被民 衆譏為“邯鄲學步”。據稱胡錦濤的老部下甚至還有人指責,胡錦濤的一些設想,胡溫共同決定的不少舉措,中途夭折或變形,不能推展全國,與令計劃有私心、設 障礙有關。
  官場叵測,很短的時間內的接連打擊下,令計劃轉任統戰部,前程已經握在他人手中。“他現在入常無望,入局迷茫,要是到時候連中委也進不去,那將是十八大上最大的‘炸彈’”,知情者對《明鏡》月刊説。
  說來令計劃也曾負隅頑抗,看到苗頭不對後,積極運作,盡一切努力希望能進入政治局,甚至希望能取代汪洋到廣東擔任省委書記。但政敵再度發難,提出令計 劃及其家屬相關腐敗問題:先是揭開前面所說的令妻打著他的旗號撈錢的醜聞,接著又抖出令計劃曾繼續籌劃其兄令政策(山西政協副主席)十八大後陞任中國證監 會主席、其家族和已因鐵道部長劉志軍案而被控制的山西商人丁書苗也有關係的一個個猛料。
  令家是山西人。隨著令計劃行情一路高漲到執掌中辦,天天和總書記及常委打交道,山西的頭頭們們自然明白這裡的深淺,對令計劃在家鄉的親屬當然要好好關照——令政策就是受益人之一。
  令政策1952年出生,從他的簡歷看,最高學歷也只是山西省委黨校函授本科學歷,一直都從事些機要和文書的工作,沒有多大實權。但到1995年12月 之後,隨著令計劃不斷高升,他這個哥哥也官運亨通。2007年,在令計劃出任中辦主任之後召開的十七大上,好拍馬屁的媒體大讚令政策和令計劃兄弟同為代 表。
  已經年過六旬的令政策,在省政協副主席的位置上,本來是等退休的了。但令計劃在北京努力,爭取在十八大後政府換屆時讓令政策出任證監會主席的傳聞,無 疑讓人大跌眼鏡。眾所周知,證監會主席是個專業性很強的位置,令政策從來沒有在這個行業工作過,如果他上任,豈不是天大的笑話?事件》)

中組部可能再次換馬 張春賢PK趙樂際

《明鏡》月刊特約記者 劉子威

  我們早就說過,十八大權爭博弈,到最後時刻也還會出現變數。最近消息人士透露,中組部長人選,可能再次換馬。

  前此報導,郭聲琨在與趙樂際PK中組部長,最後落選,無緣政治局委員。而趙樂際脫穎而出,將成爲習近平執政後的首任“人事總管”,也進入政治局。

  趙樂際應該算是習近平的陝西老鄉,用起來更加順手和放心。趙樂際擔任中組部長後,雖然掌握著人事大權,但在人事佈局上,習近平會有更多的權力。

  最後一届工農兵大學生,曾是中國最年輕的省長、團派大將趙樂際,獲得胡錦濤的栽培,被明鏡新聞出版集團旗下的《大事件》雜誌列為中共十八大新一届政治局委員候選人之一。

  2002年十六大後,趙樂際按部就班地升任青海省委書記,成為當時最年輕的省委書記。2007年十七大前,趙樂際調至陝西擔任省委書記,取得省際交流經驗,不難察覺胡錦濤對他的栽培。不過,趙樂際一口濃重的陝西腔,可能對他調往東部或上調中共中央構成一些困擾。

  官場風評他為人頭腦靈活、思維敏捷。趙樂際主政青海的時期展露了經濟治理的才能,將青海省帶入建政後發展最快的時期,他促使青海GDP增加近兩倍。這種政績在普遍不會搞經濟的團派幹部中很突出。另外,趙樂際民族工作經驗豐富,主政青海時期未出現嚴重民族衝突,這也是他能傲視同儕的資本。

  2007年趙樂際輪調陝西,突破了避免由本省人士擔任省委書記的迴避原則,《大事件》認為,這顯示他個人政績與貫徹中共中央政策方面深得信任。雖然青海、陝西都地處西北一隅,但陝西經濟規模遠超過青海,是具備千億元以上規模的西部大省,也是開發大西部的戰略要地。對趙樂際而言,治理陝西的成效攸關未來仕途甚巨。

  不過,趙樂際長期掌印西北邊陲,2012年中共十八大時趙為55歲,有很强的年齡競爭優勢,可以擔任政治局委員至少兩届,有利於維護胡錦濤在中共高層的人事佈局和穩定。同時,分別在兩省擔任一把手合計超過七年。在中共選拔官員日益重視跨省交流、一把手資歷條件的情况下,兩項條件兼備的趙樂際在仕途上享有競爭優勢。

  隨著中共十八大的臨近,作為一名老資格的政治新星,趙樂際已成為陝西人眼中的未來國家領導人。

  “我大膽預言,趙樂際在陝西這五年的所作所為,已經為新的仕途鋪平了道路。”陝西一位不願具名的廳局級官員評價說,趙樂際一方面敢於開拓,千方百計為老百姓“置家當”贏得口碑;另一方面也勇於花錢幹大事,破難題,改變了陝西乃至西北人傳統的發展思路。

  趙樂際接掌中組部的呼聲甚高,然而,就在勢在必得的最后關頭,卻傳出突然生變的消息:可能由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入掌中組部,趙樂際則接替張春賢前往新疆主政。張春賢比趙樂際的資歷更加雄厚,除了在兩個省、區主政,還擔任過一任交通部長,對政府系統十分熟悉。

  北京觀察家對明鏡網說,如果趙樂際最後確定去新疆,那將意味著趙已成為第六代領導人預備人選,比他擔任中組部長更重要。(《明鏡月刊》第34期)

明鏡獨家:李源潮問題沒結論!任職仍有變

明鏡網特約記者 巴達仁

    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李源潮一直是十八屆政治局常委的「當然人選」,直到10月9日明鏡網獨家爆出李源潮「失常」。政治觀察家和媒體普遍對此驚 人新聞表示懷疑,一如對明鏡網在數月前披露令計劃之子法拉利車禍事件。20多天後,《南華早報》、《星島日報》、《悉尼晨報》、《紐約時報》,才開始追隨 明鏡網,報導李源潮沒在新的常委名單之列。

    「這不是一個孤立的例子,今年以來非常多的獨家報導,顯示了明鏡在中國事務報導上的領先地位。我們是中國媒體人的獨立媒體,我們理應比國際媒體更掌握中 國。」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發言人說,「現在還不能說明鏡的獨家報導得到了印證,這一切還得15日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才能有一個答案。」

    李源潮的「失常」,令不少他的支持者失望。有的媒體甚至天真地認為這是某個派系「放風」。

    李源潮成為十八大副秘書長,胡錦濤亦到李曾任職的江蘇的代表團,使一些人重燃希望。台灣《聯合報》和美國《世界日報》記者李春便報導:海外近期傳出李源潮 「出局」的消息,但李源潮名列十八大三位副秘書長之一,說明「出局」之說,可能是空穴來風。11月9日上午,胡錦濤到十八大江蘇代表團參會,由李源潮陪 同,被視為重要的政治信號,即胡錦濤要向外界表明他對李源潮的親疏遠近,有力挺的意思。

    李春指出:李源潮被歸為「團派」,中共十七大由胡錦濤提名,出任政治局委員、中央組織部長。十七大後,李源潮成為習近平分管組織人事領域的重要助手,推動中共組織人事改革、黨內民主試驗等,同時也在黨內建立廣泛人脈。

    李春文章說:中共十八大籌備期間,李源潮是習近平的主要助手,從十八大代表選舉到會議召開,他和緊急接手中共中央辦公廳的栗戰書,是重要策劃人之一。

    李春承認:中共十八屆政治局常委人選討論期間,確實有人對李源潮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提出質疑。其主要問題有三:一是文革期間李源潮曾經參加「造反 派」組織;二是「六四」期間李源潮在共青團中央曾有立場不穩的表現;三是傳言李源潮的兒子經商。前兩個問題,在李源潮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前,已有相應 結論。最後一個問題,近期的相應調查,證實傳言不實。

    就李春的報導,明鏡網繼續進行了追查,但明鏡並沒有得到李源潮「返常」消息的確認。

    北京政治觀察家對明鏡網說,「目前常委名單改變的可能性不大,但政治局委員可能還有調整空間。例如李源潮繼續任政治局委員,可能任國家副主席,也可能任人 大副委員長,或其他職務。這個問題在十八大之後再調也不遲。如果李任比較虛或低的職務,顯示他的問題並沒有結束。只是為了十八大,不想有更大衝擊。」


明鏡獨家:周強將取代「中國首席大法盲」王勝俊

明鏡網特約記者 吳法煊

  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中國首席大法官王勝俊將被撤換,這是從最髙人民法院傳來的消息。明鏡網同時獲悉,現任湖南省委書記周強,將在明年初取代王勝俊的位置。

   王勝俊被民間稱為「中國首席大法盲」,他不僅沒有法律專業學位,而且執掌最高人民法院期間,使法院判決更為無法無天。而可能接任其位的周強至少畢業於西南政法學院,任過司法部長肖揚的秘書。而肖揚後來擔任過最高人民法院院長。

  中國法學教授賀衛方指出,王勝俊出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後,中國司法改革陷入停頓,甚至倒退,司法獨立被完全拋棄,司法改革追求更職業化、專業化的方向被徹底扭轉。

  賀衛方表示,王勝俊不強調依法,而強調政治,讓法學界感到不安。

  早在2011年底,北京律師梁小軍在微博透露,京城司法界舉行一個案研討會,會上有人提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勝俊得了胰臟癌。會場上響起熱烈的掌聲。


王勝俊

  對於中國法學界為王勝俊患絕症“鼓掌”,引網民熱議。網絡名人石扉客指:“做官做到這份,也算是奇跡,嘆息!”有網民指,王被恨成這樣,“可見中國法制壞到什麼地步”。

  王勝俊並沒有因病下台,他甚至還被列為正在召開的中共十八大主席團成員。

   不過,最高人民法院的官員對明鏡網說,王勝俊在台上的日子指日可數了。他的職務將被中共湖南省委書記周強取代。據較早前《明鏡月刊》披露,周強沒能成為新的政治局委員,但他一旦成為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也進入了國家領導人之列。

  王勝俊(1946年10月-),安徽宿縣人;合肥師範學院歷史系畢業。1972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中共第十五屆中紀委委員,第十六、十七屆中 央委員。現任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首席大法官,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委員、兼秘書長,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副主任;曾被授予副總警監警銜。

  1968年,王勝俊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安徽省六安縣木廠鋪農場當工人。此後,他歷任六安縣革委會辦事組秘書、黨的核心小組成員,縣委辦公室副主任, 蘇家埠區委副書記,六安地委宣傳部宣傳科幹事、科長,六安地委副書記等職。1984年,他被拔攫為中共安徽省委常委、省經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 一年後,出任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兼省公安廳廳長;並於1992年,被授予副總警監警銜。1993年,王勝俊調入中央,出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副秘書 長;五年後,晉陞為秘書長。

   2008年3月15日,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任命,王勝俊為新一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

  當選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僅一個月之後,在對待死刑判決的問題上,王勝俊提出了三個量刑依據;即「一、要以法律的規定為依據;二、要以治安總體狀況為依 據;三、要以社會和人民群眾的感覺為依據」。中國各大媒體紛紛以「最高法院長:群眾感覺應作為是否判死刑依據之一」為標題,對此進行報導。從而也引發了, 學者對中國司法審判的獨立性以及量刑制度的思考和討論。

 
周強

  周強(1960年4月-),湖北黃梅人;西南政法大學民法專業畢業,法學碩士。198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中共第十六屆、十七屆中央委員。曾任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內務司法委員會委員,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現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

   1978年,周強考入西南政法大學學習。1985年研究生畢業後,獲法學碩士學位;被分配到司法部工作,開始從政之路。此後,歷任司法部法律政策研究室法 規處幹部、主任科員,法規司法律法規處主任科員、副處長、處長;1993年曾短暫在深圳市司法局掛職,擔任局長助理;6個月後回到司法部機關,出任辦公廳 副主任、兼部長辦公室主任,成為時任部長肖揚的秘書;為日後政壇的起步,奠定了基礎;兩年後,即升任法制司司長,時年35歲。

  在擔任司長5個月後,周強被推薦到中共中央黨校一年制中青年幹部培訓班學習。在此期間,周強被宣布任命為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1997年,升任團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一年後,接任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

  2006年,已在共青團中央工作十餘載的周強終獲外放機會,出任湖南省代理省長。2007年2月3日,在湖南省十屆人大五次會議上,正式當選湖南省人民政府省長。2010年4月,在張春賢調任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後,周強接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

黨內現在流傳著令計劃的八宗罪狀

《大事件》特約記者 周濤

  知情者說,黨內現在流傳著令計劃的八宗罪狀:

  其一,愛子車禍喪生后,發動“兵變”。令計劃親自帶了三個中央警衛局的副局長和一批人馬,包圍了北京市公安局,稱其子被“政治謀殺”,要求北京市公安局交出尸體并立即對車禍展開調查。

  朱鎔基和王岐山把相關消息告訴了江澤民。賈慶林也對自己被無端禍及不滿,施加了壓力。

  此起車禍,疑點衆多,放在王立軍和薄熙來事件引發中共內部一片混亂和爭執的大背景下,說有“政治謀殺”的影子也並不誇張,但令計劃僅僅是中央警衛局政委,沒有上面的指令,他根本無權調動“御林軍”,因此包圍北京市公安局的做法近乎“兵變”。

  其二,有“欺君之罪”。過去很多年中,很多事都隱瞞了胡錦濤,自持處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樞機要職,上傳下達、什么事情都要經過他“大內總管”這一關,“作為中辦主任,令計劃不僅是胡最信任的第一秘書。在中共體制下,胡之公私,皆為事關國家之大事。所以,無論胡的家事還是國事,令都有第一時間協助處理之責任。從中共官場邏輯看,令即是胡。令的一些話,估計連胡的兒子女兒家屬親戚們都得聽,何況中共大小官員?尤其是在人事任用方面,令計劃負有甄別、考察、推薦之責,可以說,所有由胡提拔的官員,都是經令之手上位的。令實際上是胡身邊的組織部長。”另外,任何涉及胡錦濤的新聞報導,都必須要有令計劃的簽字才可發表。

  這種種做法幾乎把胡錦濤和各大員及外界切割,使胡處于近乎“封閉”和“隔絕”的狀態,而令計劃借機從中謀取自己的政治利益。很多事都是按照令計劃的意思去辦了,胡錦濤都被隱瞞了,并不瞭解情况。這包括其子車禍和他帶人包圍北京市公安局的事,胡錦濤一度都毫不知情。事發后,令計劃還旁若無人的跟著胡出席外事等公開活動,黨內有人指令計劃是“當代魏忠賢”。更有元老怒斥,這個人沒有人性怎麼能有黨性?

  一位中國媒體知情人士對《大事件》說,江澤民因為法拉利車禍事詢問胡錦濤,胡錦濤居然回答三個“不知道。” 江澤民首先問胡錦濤,北京發生這麼大的法拉利車禍事件,你知不知道?胡錦濤說“不知道”, 江澤民又問題:令計劃在兒子車禍事件發生後,動用警衛局搶屍體知不知道?胡錦濤回答說“不知道”,最後,江澤民問, 兒子死了,到現在追悼會也不開一個,事情一直壓著, 這是個什麼人呀,知不知道?胡錦濤還是“不知道”。

  甚至一些令計劃以軍委辦公廳和中央辦公廳名義下達的指示,胡錦濤也一問三不知。王立軍事件后,令計劃向胡錦濤説王立軍有精神病,譲胡錦濤在處理王立軍和薄熙來事件之初受到這些錯誤信息誤導,做出“孤立事件”等誤判和决定。

  據《明鏡》月刊31期柳江撰寫的“切割薄熙來之後的十八大”一文披露,“五一”過後,胡錦濤召見劉源上將時問了一個問題:你們是怎麼安排王立軍到301鑒定精神病的?問者像是無意,答者卻是有備而來。劉源拿出兩份公文,一份是中央辦公廳的,一份是軍委辦公廳的,都是讓總後勤部安排王立軍做精神病鑒定。劉源說:不是你安排的嗎?胡錦濤看到這兩份文件,神情一愣,像是沒有見過。

  這兩份公文是誰下達的?毫無疑問,令計劃的嫌疑最大,這屬於欺君之罪。

  其三,網羅培植黨羽,令計劃和中組部長李源潮聯手。李根據令計劃的指示或者暗示提拔相關人,其實不少被提拔的人并不是胡錦濤青睞的人,而是令計劃自己的人。這也是李源潮此次“失常”的原因之一,“令計劃這次連累了許多人,胡錦濤裸退,李源潮‘出常’,一批團派官員被清洗,都和其醜聞不無關係。李源潮可能的去路是繼續擔任政治局委員。

  其四,離間團派。令計劃出任中辦主任的幾年間,刻意拉開胡錦濤和李克強兩人的距離。原本和胡錦濤關係不錯、更有近乎“門生”淵源的李克強當了常委後,因為令計劃的從中作梗,竟然很難見到胡錦濤,更是無法深入交換對一些問題的看法。相比之下,李克強和習近平、江澤民的溝通倒是非常順暢,進而個人關係也更融洽。李克強遠胡近江習,也多少有些無奈。

  其五,對老常委不敬,製造新老常委和領導人的矛盾。對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處理,本來是江澤民清理上海幫門戶的動作,卻在令計劃的運作下,成了胡錦濤出手打壓江派的“傑作”,無端在外界挑起江胡的矛盾。退下來的一些老常委也對令計劃不滿,因為他們的一些意思或者想法想傳給胡錦濤,但都在令計劃那裡被擋住了。

  其六,野心極大,圖謀不軌。令計劃和薄熙來、周永康也有過聯手,薄熙來的出事前,令計劃刻意安排胡錦濤訪問重慶,也支持薄熙來入常以掣肘習近平,無論是薄能否扳倒習,二虎相爭,都能讓自己的政治利益最大化。薄熙來出事後,他看薄在劫難逃,緊急切割,積極執行胡錦濤的命令。比如,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新華社等中央級媒體對薄熙來3月9日在重慶開放日上的“告白”,採取的是“聽而不播,視而不報”,就是遵照令計劃的要求。

  “是令計劃下令要求中央級媒體‘封口’的。不僅如此,對薄熙來的處置就是由胡錦濤直接命令令計劃秘密執行,包括動用‘御林軍’中央警衛局在內的內部文件的簽署和落實都是由令計劃親自操辦的。”

  但在積極處理薄熙來的同時,又同周永康達成交易、操弄海選(我們前文已經詳細介紹),圖謀在周的支持下,在十八大上出任國家副主席,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讓胡隔代指定自己為“王儲”,二十大時扶正。

  其七,家族嚴重腐敗,在雲南、內蒙、山西均有房地產和礦產生意,還是山西一些黑煤窯的後台。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個地方的省、區委書記均是團派出身,其仕途和令計劃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不僅如此,令計劃還利用中共“大外宣戰略”上的資金黑洞,通過其親屬公司大肆撈錢,並利用大外宣作政治動作。

  其八,操弄媒體,攻擊江澤民和曾慶紅,離間江胡關係。公然造假,欺騙公眾,欺騙胡錦濤。“七一”陪同胡錦濤考察香港期間,令計劃和自己的一名黨羽見面,授意其讓香港某報紙發表文章,大肆吹捧自己。

  在明鏡新聞出版集團下屬的新聞網和《明鏡》、《外參》等雜誌相繼披露其子車禍內幕後,令計劃非常恐慌,不僅誤導《亞洲周刊》,還在海外通過各種渠道影響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稱其只有女兒,還在大學讀書,試圖誤導傳媒並製造混亂。

  令計劃的種種行為加上胡錦濤本身的無能,使得胡錦濤執政的最後幾年漸有撐不下局面的困窘之狀,黨內意見頗大,不少元老也相當生氣,在邊緣化處理“發配”到統戰部後,對令計劃的進一步調查在所難免。胡錦濤不想當年黃菊及其秘書兔死狐悲那種局面發生在自己身上,想“大事化小”,但盛怒之下,相信胡錦濤也會有所考慮。(《大事件》)

全部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