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华网滾动新闻

2013年2月8日星期五

泛华网档案:李鹏亲信高严

相关报道:泛华网人物系列
 
高严,男,原名高庆林,吉林榆树人,生于1942年12月。小时候聪明好学,1959年8月16岁时考上了长春电力学校,学的是热力系统自动化专业。据他的旧识说,他曾发誓要出人头地,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为此,他改名高严。四年大学毕业,高严1962年12月被分配到吉林热电厂担任车间技术员。电力人才的稀缺以及高严个人的努力,使他很快脱颖而出,1965年6月23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并被任命为厂团委书记。其间,与同在东北电管局所属的丰满水利发电厂、阜新发电厂工作李鹏相识。1967年1月“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25岁时下放劳动。1969年6月他又回到热电厂,任吉林热电厂化学分厂党支部书记。1974年6月,年仅32岁的高严经过五年分厂书记的锻炼,升任吉林热电厂副厂长。1975年8月任吉林省电力工业局副局长、党组成员。短短一年以后,33岁的高严被破格提拔为吉林省电力工业局副局长,成为全省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之一。这期间,高严成为了李鹏最得力的干将。1983年3月兼通辽发电总厂工程建设指挥部总指挥、党组书记。1986年1月,在国务院副总理李鹏的直接过问下,出任吉林省电力工业局局长、党组书记。1988年2月46岁的高严任吉林省副省长。1988年12月后任吉林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副省长。1989年3月任吉林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1989年致1992年在吉林大学法学院法律专业函授学习。1992年3月,国在务院总理李鹏的干预下连任吉林省委副书记、省长,成为吉林省的二号人物。1992年成为中共十四届中央委员。1993年成为八届全国人大代表。1993年致1995年在吉林大学研究生院世界经济专业在职学习,取得硕士学历。

1995年6月,53岁的高严从东北来到云南担任云南省省委书记。其间,云南省电视台的一位女主持人杨珊与就任云南省委书记不久的高严熟悉,并确定情人关系。高严向杨珊许诺“我虽然不能和你结婚,但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之后不久,他就开始着手为她搞房搞车并提供生活费用。

1996年1月,高严在担任云南省委书记时,应香港某公司总经理韩某的要求,搭线云南红塔集团董事长褚时建,与其下属公司签订了12800箱卷烟成交书,韩某因此而获利960万港元。高严收取了2万美元好处费。此事之后没几日,组织部门因褚时建的严重经济问题,免去其红塔集团董事长。完全掌控局势的高严继续向红塔集团的新任领导打招呼,让秘书黄雨出面,购得7500箱香烟销往香港。黄雨等人非法获利400余万港元,高严从中拿到了180万港元。

1997年1月16日国务院批准国电正式成立。公司采取国有独资形式,是国务院授权的投资主体与经营主体,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

1997年8月,云南红塔集团董事长褚时健被正式逮捕,而此时的高严,在红塔集团捞了几票后离开了云南,进京就任电力工业部副部长、党组书记兼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党组书记(正部长级)。电力工业部随后并入国电公司,副部长高严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其时他所面临的是一个庞大而又琐碎的企业。同时,高严调到北京以后,三天看不到杨珊心里就发慌,他决定在上海设立“行宫”,与杨珊厮守在一起。

高严的命运起伏和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进行紧密贴合。国电整合时,高严顺势而起;国电分拆经营后,高严跌入谷底。很多人认为,这不是一个巧合。问题的关键在于,国电分分合合乃是大势所趋,但高严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说,他没有“在商言商”。

1997年11月高严续任中共十五届中央委员。1998年3月任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正部长级)。在北京,高严除单位为其安排一套正部级住房外,还利用职权在北京占用电力系统面积共计492平方米的五套住房。1999年至2001年,高严多次去上海治病,为追求享受和私自活动方便,他要求下属公司为其在高级宾馆包租房间,每天食宿费高达一万元,共花费84万余元。2001年起,高严还在上海占用下属公司花费300多万元装修的一栋占地558平方米、价值650万元的高级别墅,并由该公司承担管理费用。同时,他自己拿出赃款293万元在上海购买一套豪华住房,为两人同居多设一个窝。高严还先后在北京、上海提供4辆高级轿车给杨珊使用。从此,身为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的高严,以养病为由,与杨珊一起长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宫”里,用电话遥控着国家电力公司的工作。

后来,高严对自己打电话亲自部署国家电力公司的工作渐渐厌倦了。他动用起了贴身秘书,常常是向黄雨说几条重要的指示,由秘书向国家电力公司党组班子下达工作任务。国家电力公司的其他领导对于高严通过秘书向他们布置任务的做法非常不满。同时,有关高严任人唯亲、以权谋私的举报,也不断汇聚到中纪委和有关中央领导手中。

高严的儿子高新元开始频频向电力系统的工程项目插手。高严在明里暗里支持儿子捞工程。在电力系统内部,凡是主张把工程项目给他儿子的,大力提拔,不愿给或者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则给予撤换或免职。能否帮助自己宝贝儿子捞钱,成了提拔干部的一个指挥棒。在高严的支持和纵容下,l998年至2002年,仅4年的时间,高新元在国家电力系统为他人承揽的项目造价高达近3亿元人民币,涉及6个企业。仅此一项,高新元就收受请托方所送共计1080万元、5万美元。 

此外,高严还很有“亲情”,对亲属非常“照顾”。在他的“关心”下,他的七姑八姨统统杀向“钱场”。高严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

2000年5月22日至24日,国家电力公司在武汉召开了主题为“强化干部管理、提高干部素质”的人事干部工作会议,会议由国电公司主办,华中公司承办,125名国电公司及公司系统内各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和人事部门负责人参加。在后来的国家审计署对全国电力系统开展审计中发现:这个只开了3天的会议,花费达304万元,其中食宿费用91万元,接待费用82万元,礼品费用99万元以及做假账发生的费用32万元。会议地点选定在武汉一家五星级酒店——香格里拉大饭店召开。国电公司总经理高严的住宿堪称“国宾待遇”。一方面,为了他中午有地方休息,会议专门为他在香格里拉大饭店安排了一套8000元/天的总统套房,一般五星的套房在澳门的也就1500到2000左右,如威尼斯人,新葡京等。一方面,还在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住过的东湖宾馆花费6万元安排了一套特大套房,并按高严的个人喜好和身材特征,专门订做了实木家具,更换了床上用品,就连抽水马桶都是重新购置的。同时除了华中公司保卫处的两名保安外,还专门请武汉市公安局派了两名干警负责他的安全事务。会议结束的丰盛酒会一过,全体与会代表都收到了一份价值不菲的会议礼品,包括华伦天奴T恤衫、沙驰皮包、名牌剃须刀、高档洗漱用具、上等茶叶各1件,每份礼品价值逾3000元。会议工作人员也得到了一份价值不等的纪念品。高严身边个别工作人员甚至还趁机收受了一台价值约3万元的IBM笔记本电脑。这些礼品共花费99万元。

到2000年年底,国电总资产1.8万亿元,占中国电力行业2.5万亿元总资产的72%;2001年实现销售收入4003亿元人民币。在2001年年度美国《财富》杂志评选出的世界500强中,原国电排名第77位。在高严掌控期间,国电控制了全国几乎所有的电网和约60%的发电资产,并且电力调度权非常集中,发电、输电、配电和供电四个环节不分。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的中国国家电力系统就是原国电,他们的标准和准入制度就是国家的标准。但这样的巨无霸显然不符合市场的需要。改革势在必行。

2000年9月,市场运作的国电电力用配股资金收购了国有母公司资产,其实是用每股0.3元的价格收购了价值每股1元的资产。这实际导致了70%国有资产的流失。就此宗大项收购,当时的国家电力新闻发言人刘曙光曾对媒体说,收购资产不管价格怎样,但都是为了公司的发展,公司是国家的公司,说到底也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但显然这样的解释并不为人信服。一位市场人士分析说,市场化前提下的上市公司进行此类收购,并不存在公司是国家的或者是民营的之分,诸如此类的解释显然在混淆市场的概念,市场和监管方无法认可。当时,这个事情并没有引发多大的波澜。直到2004年审计署报告部分公开之后,相当多的业界人士都将之与报告中“违规处置资产、通过关联交易让利”的字样联系出来。

这样的做法并未在原国电高层内获得普遍认可,当时在内部对此有所争议,但最终仍获得通过。坊间流传着许多关于高严在多项业务纷争不下的时候,强势干预并最终获得“理想的统一意见”的故事。这是典型的高严风格,“只要需要做大量说服工作时,他总是不厌其烦,最终他的意见总是能占据优势”。而在很多人士看来,高严最终拍板固然是作为一个企业掌舵者的必备条件,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做法改变了企业经营的规则,把企业收购等经营行为转向了权力的集中化。然而,与拍板时的强悍形象大相径庭的是,高严为人不事张扬,“耐心”和“干练”是外界对他最多的评语。

从2001年开始,国务院开始尝试电力体制改革。高严说,电力总公司将完成政企分开、省为实体的改革,省电力公司实现公司制改组;完成电力集团公司改组为国家电力公司分公司的改革,公司系统将形成完整的母公司、分公司和子公司的体制。高严指出,电力总公司将积极探索电网股权多元化的改革。为加快电网发展步伐,在保持国家对电网控制力的前提下,通过股份制吸收社会资本进入电网,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这被视为高严对电力体制改革的基本判断,而高严对其思路获得高层认可非常有信心。但国家的目的并不仅是实现原国电内部改革,而是要对国家电力供应体制的全盘调整。

2001年12月,李鹏长子李小鹏从华能调到国家电力公司给高严当副手,任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同时还兼中国华能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华能国际电力开发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2002年1月28日和29日,高严在国电2002年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上高调推行“作风整改”。

2002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准了以“厂网分开,竞价上网,打破垄断,引入竞争”为宗旨的《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即:国务院5号文件)。

2002年3月底,高严被限制了公务出行。

2002年4月,高严被“双规”。

2002年7月,高严进行了出逃的准备工作。第一步,就是让情妇杨珊帮助转移财产。事后,仅被中纪委查出的转移、藏匿的港币、美元就折合人民币500多万元,还有劳力士牌手表6块,大量的金银首饰等贵重物品。

关于高严的最后一次报道是2002年8月29日,当日高严会见了日本亚洲交流协会代表团。

2002年9月,高严神不知鬼不觉地出逃了。出逃之前,他再三叮嘱黄雨,说自己要外出一段时间,今后电力公司的事,由他继续负责布置任务,但不能说他外出了。

2002年10月初,有媒体开始报道高严涉嫌腐败已被双规,此后又传出高严出逃国外的消息。当时,中国外交部拒绝就有关国家电力公司前任总经理高严出逃澳大利亚的传闻发表评论。

2002年10月,有关高严失踪的传闻开始见诸报端,称其潜逃至澳大利亚。也有报道说,高严可能藏身于美国加州洛杉矶郊区小镇。高严出逃的传闻导致“国电电力”股票在沪上市以来首次遭遇跌停板,国家电力公司在香港上市的下属企业华能国际也下挫11%,山东国际电源下跌了6.7%。分析人士指出,高严出事引发中国电力股票下跌应该属正常的市场反应,但现在却造成中国大部分电力股包括海外上市的电力股股价一起大幅下挫,意味着高严的问题“一定很严重,牵扯面也会很大”。同时,中纪委对高严在国内的有关线索的调查发现,他的问题相当严重。

2002年12月,在同伙高严出逃后,李小鹏通过父亲李鹏,时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调回华能,任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兼华能国际电力开发公司董事长,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李鹏、李小鹏父子在高严腐败案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还有待挖掘。

2002年12月29日,在原国家电力公司的基础上,中国电力新组建或改组的11家公司宣告成立。至此,“国家电力公司”寿终正寝,其电网、电源及辅业资产相应被两家电网公司、五家发电集团公司和四家辅业集团公司所取代。而据海外媒体报道,野村国际 Nomura International 驻香港的分析师 Pierre Lau 指出,改革计划是在国家计委和国务院的推动下进行的,并非国家电力公司自身的决定。原国电的一位高层说,这样的决定显然和高严的判断背离甚大。一个首当其冲的问题是,作为一个正部级官员,分拆后的小公司无法安置这尊“大神”,适值60岁的高严重回政界不太现实,如果国家电力分拆后规模大大缩小,他将不会被任命为这类实体的负责人,因而他最有可能的结果将是退休。“按照国家要求,分拆和领导离任都要进行责任审计,自然会有诸多问题暴露出来。而高层分拆原国电的思路实施已经不可避免,他甚至连位置都保不住。”原国电一位高层说,“或许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决定就此消失”。

2003年6月中旬,有消息人士说,据公安部调查,高严在国内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国外。

2003年11月26日,前云南省委书记、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因严重违法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针对高严涉案情况的通风,已经在秘而不宣的情况下进行。从2004年1月底开始,电力供应及消费大省的纪检部门已通过常规或者非常规的渠道对此案进行了初步通报。

2004年2月18日,云南省纪委的一份报告中提到,该部门在2003年查办的典型案件中,“协助中纪委查处原国电总经理高严”。

2004年3月,河南、湖北以及上海的电力公司已经由纪检部门进行了例行情况通报,与会者尚有省级纪委人员,传达级别直至地市级电业局。

上述两轮通报仅指出“原国电总经理高严腐败案已经初步查明”,但对其涉案细节没有公开。至此,有关高严是否是因涉案而失踪的猜想已经明朗。消息人士说,高严一案已基本定性,“背叛党和国家,生活腐化,侵吞巨额国家财产,对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负有直接责任”。

该人士称,依据历年来对高层官员的腐败调查惯例,相关部门进行通风即意味着此案在技术调查层面即将结束,剩下的就是在合适的情况进行公开,而这个期限将视高严是否能在短期内归案决定。

2004年6月23日,审计署报告公开。该报告指出,经审计发现,原国电公司国有资产流失45亿元,其中,因违规处置资产、通过关联交易让利,造成国有资产向三产企业流失29.7亿元;因违规对外投资、借款、担保以及其他违规违纪问题,造成损失15.3亿元。其中因个别领导人违反决策程序或擅自决策造成损失或潜在损失32.8亿元。此外,审计报告指出,原国电公司损益不实及国有资产流失严重、决策失误造成损失重大,违规金额高达211.4亿元。作为国电公司最高决策层的高严显然对此难辞其咎。

2008年10月30日,杭州市公安局官网发布了一则悬赏20万通缉高严的信息,通缉照片、年龄等信息与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相符,通缉信息显示,高严拥有“高严”、“高庆林”和“张传伟”等至少3个不同名字的身份证,4本中国护照及一本港澳通行证。

与高严腐败案相关的人员

高铭,高严之弟,1954年1月6日生,1999年移民加拿大温哥华。

陈兴铭,1949年11月25日生,国家电力公司财务公司总裁,吉林人,已移居洛杉矶。地址: 1305 Bellavista Drive, Walnut, CA 91789, United States。

王媛,高严儿媳,已移居加拿大多伦多。

孙龙民、孙龙有、孙艳玲、孙艳梅等人都与此事有关。

高严可能的出逃地

高严在北美的落脚点,有加拿大温哥华、多伦多和美国洛杉矶等几个地方可供选择。根据各种信息综合分析,高严藏身在美国洛杉矶的沃纳特镇(Walnut, CA)当寓公的可能性最大。沃纳特是加州大洛杉矶地区一个不大的镇,根据2000年全美人口普查资料,该镇人口才三万,周围被几条高速公路围成矩形,交通极为便利。与周围喧闹的城市相比,沃纳特显得相对祥和,环境幽美宁静,居民住房距离较远。这个地区曾经一度以白人为主,但亚裔上中产阶级源源不断地迁入,目前已经构成这一地区的主要人口。很多移民来自台湾,但来自香港、菲律宾和中国大陆的移民近年增长较快。亚裔企业随处可见,其中包括一家台湾人开的高科技企业 View Sonic。泛华网认为高严在沃纳特镇的可能性很小。

一说,可能藏身于澳大利亚,但澳大利亚官方没有证实高严是否入境。有关人士表示:“中纪委一直没有停过对高严案的调查,在高严案逐渐深入的过程中,顺藤摸瓜,查到了李、黄二人的问题。”而李、黄二人的落马,都与同一个人有直接关系,“这个人是李、黄与高严之间的中间人,你根本想不到,这个人只是郑州市下辖县级市荥阳市当地的一个无业游民,我们当地管这个人叫‘混混’。”据这位人士透露,这个“无业游民”是国电公司一位处长的亲戚,而这位处长又和高严及高严之妻关系较好,所以后来这个“混混”就通过这个处长认识了高严的妻子。中纪委在查高严案的时候,就牵扯出了这位处长,而这位处长又供出了这位“混混”,“混混”进去后,就全部招了。值得关注的是,泛华网先前首家曝料李鹏家族正在准备将财产转往新加坡和澳大利亚,未知是否与高严有联系。

高严至今仍然在逃。

泛华网综合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目录